118:以我之名,冠你之姓,是a型血

小说:一纸契约,娇妻难养 作者:仓央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半个月的时间,许夏木一直处于早出晚归的状态,原本早上是她自己开车去的公司,但是因为这些天来虞城一直下着延绵不断的雪,或大或小,路上都是积雪,电视里时不时会出现两车相撞的情形,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一次。

    后来,温隽凉下达了命令,如“暴君”一般的不容人违抗,在雪停下前不准她自己开车去上班……

    理由也是相当的冠冕堂皇,因为她的车技太差,他不怕她被别的车撞了,也会怕直接去撞别人。

    许夏木拗不过,所以只能答应。

    所以半个月下来,都是温隽凉一早就送她去上班,下班再去接。

    顾瞳有一次在许夏木面前这么说,“许总,你真是人生大赢家,温总好疼你哦!”

    许夏木当时的心情,是“呵呵”一笑。

    原来人生大赢家这么好当啊,只要让大名鼎鼎的温总每天接送上下班就可以了……

    这半个月来,许夏木和温隽凉就像是一对老夫老妻,生活中最为细枝末节的地方,他们都在渐渐磨合。比如说,许夏木睡相比较差,睡到半夜就喜欢踢被子,所以某人就养成了半夜里总会醒一次,帮身边的人盖被子。

    再比如,如果那天两人都没加班,回温园的时间比较早,吃完晚饭后,恰好温隽凉亦没有公事去书房处理,他就会在房间,在一方椅凳上,捧起那本《战争与和平》,而,许夏木就窝在沙发里,看她小说,却是从未有过的宁静与温馨。

    再比如,偶尔晚饭完后,时间尚早,他会牵着她手到温园的后花园内坐一会,两人披着一条毯子,许夏木手里捧着一杯暖茶……

    只是,这样的平静却在一月的月底被打破。

    温隽凉载着许夏木到达仁广医院时,是陆允辰一路将他们领到了重症监护室。那时,病房外苏迎青与许欢雅早已站在那,苏迎青已经哭的不成人形,而许欢雅在看到许夏木与温隽凉,却是满眼的恨意。

    比上次更加浓烈的恨意。

    许夏木被温隽凉扶到一旁的椅凳上,他温柔的将她散落在颊边的碎发撩向了她的耳后,又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不要怕,我去去就来……”

    许夏木握着他的手,却是紧了几分,后来才慢慢的松开,说,“好。”

    回廊处,陆允辰似乎是头一次在温隽凉面前显得有点烦躁,他捋了捋他的头发,才开了腔,“送来的时候人就剩一口气,能抢救过来已经不容易,但现在也只是靠机器维持生命体征,意识已经不清晰,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已经到了肝癌晚期,我调取了他之前的病历,发现在三年前就已经在我们医院查出这种病,但是……他似乎一直没跟进。”

    听到这,温隽凉却是一怔,深邃的眸光微动,“你是说他知道得了这种病,却不曾干预?”

    “对,三年前那时候还是早期,若是马上干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至少能再活个十年或者十五年或者更久……但是他什么都不错,这种一心求死的病人,就算再发达医学,医术再高的医生都很难救治。”陆允辰这么说,那俊颜却是显得落幕了,作为一个医生碰上这种病人,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温隽凉此时却是站定,双手负在身后,看向了医院那的树木,眸光悠远而绵长,开口道:“还能活多久?”

    “本来肝癌晚期也没那么快,但是偏偏还遇上了车祸,此时脾脏也已经破裂,还有好几处肋骨断裂,已经撑不了多久,现在躺在那也是痛苦……”

    陆允辰抬眸看过去,却见温隽凉漾在了光晕里,他知道这个时候提那事似乎有点不妥,但他却仍是忍不住,或许是带着一些试探,或许是别的……

    “阿衍,前阵子我正好去西雅图出差,所有我去看了她。”

    说完,陆允辰自己都紧张了起来,呼吸都快停滞。

    半晌后,温隽凉才慢慢转过了身,拿一种陆允辰从未见过的眼神看着他,却是问道:“你去看了她?”

    陆允辰突然怔在那,脑子里飞快的思索而过,才答,“嗯,她现在过的不错,在西雅图主持一个美食节目,生活的挺好,至少我看上去挺不错……”

    不知是陆允辰的嗓音太过晦暗不明,还是其他。那原本尘封的记忆却是再次被打开了出来,是她的笑脸从脑中闪现,她站在厨房内,站在烤箱旁,手上带着隔离手套,系着粉红色的围裙,当他走进厨房时,是她转了过来,对他说,“阿衍,你回来拉!我正在做曲奇,明天你可以带点给你同事尝尝。”

    他还记得,那时,她的脸上还沾着面粉,白白的。

    他当时走了过去,圈住了她的腰,埋入了她的发间,是纯植物的洗头水味道,他轻声说,“好。”

    她素来喜欢烹饪各种美食,任何食材在她手里似乎都能做出世上最美味的东西,即便是最廉价的食材……

    陆允辰站在原地等了很久,直到他的耐心被磨尽,温隽凉总算开了口。

    “那就好。”

    温隽凉一说完,便想踏步离开……

    陆允辰却是从身后唤住了他,“阿衍当年你后悔么,没有追过去,其实她一直在等你。”

    温隽凉却道:“当年是她先放弃了我。”

    “是么?”陆允辰眸光一动,却是低下了头,刚想在说什么,再抬起时,却见温隽凉早已远去。

    ——阿衍!如果你知道当年你们还有过一个孩子,你还会让她离开吗?还会吗?

    **

    坐在椅凳上的许夏木此时却是无比的慌乱,她不明白前不久见他还是好好的,只是看上去比以前疲惫了不少,当时她以为他只是太累了,因为公司里的事情太累了而已……

    从未想过他生病了,而且是这么严重的病。

    医院的报告单拿在手里,却好似有着千斤重一般,那上面不是文字,是利刃……

    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一处好的地方,最主要的是肝癌晚期。

    竟然是肝癌晚期!

    许欢雅此时却是走了过来,一身的恨意与怒意,她一手夺下许夏木手里的报告单,“这下你满意了,你窜通了外人坑了自己父亲,现在你满意了吧,这么多年来,你积压在心里的怨气总该消了吧,你不就恨他不给你母亲名分么,现在他快死了,你高兴了吧,是不是准备回去大肆庆祝,你的男人吞并了许氏,而你就那个助纣为虐的人。”

    许夏木却不说话,仅是呆愣的看着前方,满眼的空洞。

    似乎想起了她死的那夜,她一个人跪在她的牀畔,她死前却是难得的清醒了过来,摸着她的手,对她说了那番话……

    温隽凉折回时,便见了如此情景,许欢雅站在那不断谩骂,而她却一动不动。

    这个样子让他想起那次在暗夜时的她,她亦是这样,似乎脱离了身边的一切,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想到这,却是莫名的一阵心慌。

    温隽凉疾步上前,眸光冷冷的扫过许欢雅,道:“你最好适可而止,不然程二也保不了你。”

    闻言,许欢雅却是愣在了那。

    眼前男人的可怕,她已经领教过,那次他不但成功的羞辱了她,而且回去以后她还被程二冷落了很久。后来,她才知道原来他就是一直隐匿在暗处的“凉爷”,那个连程二都忌惮几分的“凉爷”。

    温隽凉扶起许夏木,在她耳畔低声道:“他的时间不多,如果想的话可以进去看看他。”

    闻言,许夏木才慢慢回头,眼中却是从未有过的脆弱,微微挑动了温隽凉的神经……

    她问,“还剩多久?”

    温隽凉扶着她的腰,力道不大,却是带着一股禁锢的力量,他此时确实怕她晕倒,“医生说如果靠着机器维持的话大概就一个星期左右。”

    突然,许夏木反手抓住了温隽凉的手,问道:“阿衍,再去问问医生,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活的久一点久一点。”

    温隽凉刚想回答……

    却是被突然出现的陆允辰打断。

    “除非换血试试。”

    “许先生伤的比较重,但是最关键的还是他患有肝癌,我刚才已经检测过许先生的血型是a型,恰巧我们医院的血库a型血缺少,但是时间也比较紧迫,你们如果是儿女的话,可以先输血试试……”

    陆允辰这么说着,却是让许夏木好似跌入了万丈深渊中。

    怎么会是a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