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说:英雄会 作者:Array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月上西楼,两个女子倘佯在沁雪斋后花院里,虫鸣叶摇,花影婆娑,丛丛曼珠沙华之中,樱花使听得萧傲薇一言,一阵心酸。花叶上湿漉漉的,像樱花使的眼角的湿润。萧傲薇说:“妹妹,你我同病相怜,注定爱要经历挫折、灾难与分离的不祥之美。”樱花使道:“缘既如此,只能安之若素了。”两人不约而同一声叹,齐齐把目光投向空中之月。

    前面说过加蓝在沁雪斋寂寞难耐,为何又有萧傲薇和樱花使出现在沁雪斋?诸位看官莫奇,这天下盟成立之初,盟中诸高手皆来自五湖四海本不相识,或者只是早有耳闻而不能见。沁雪斋仆人只是些不知内情的下人,也没把沁雪斋另有人作客之事告知加蓝。沁雪斋之大,占地八十多亩,亭台楼阁花园人工山水一应俱全,这后宅就是萧傲薇诸人隐匿之处。前日力量酒馆一战,因淄衣派号令官府出动,待杀出重围,一行人便来到沁雪斋暂避风头,所以事事谨慎。前科状元陈大义随即去福建帮助军师杨子广处理帮中事物,因宗天宙安排,这萧傲嶶、樱花使、潇湘剑客柳如龙便在后宅沁雪斋暂住。

    这一晚,萧傲薇想起阿木甲,樱花使守着柳如龙却被一副拒人千里的面孔所伤,再也难以成眠,两人就披衣而起,在院中赏月观花,暗叹情爱。这时候,后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萧傲薇和樱花使暗自屏息,躲在门旁示意下人开门。

    急匆匆进来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自碧玉堂脱身的加蓝、废默、梁青竹、苏轼和谭小皇一行等人。碧玉堂堂主谭彪在秘道中掩护众人脱身,秘道后被叶飞指人遭毁,谭彪身陷秘道生死未卜。加蓝、废默等淄衣派长老韩东大胜而去,泅水过湘江寻找谭彪,见秘道被水灌满,知谭彪生还无望,挥泪作别,只得随加蓝绕近路来沁雪斋。

    密匝匝的蜡梅花树中间是演武场,一排排房子就是兵器库房。加蓝威胁仆人道:“走露半点风声就掐死你。”仆人噤若寒蝉,只能对她惟命是从。只是假蓝等人万万没有想到,在后门两旁伺机有两个人。

    萧傲薇并不知情,见来人声色俱厉,一声“大胆”怒喝而出,和樱花使欺身而上,只击加蓝、废默。加蓝和废默吃了一惊,直道这沁雪斋也被韩东控制,情急之下,使出浑身解数迎战二人。加蓝手中娥嵋刺寒光闪闪,樱花使看得眼熟,叫道:“什么人?”加蓝手上加劲道:“我还待要问你是什么人呢?胆敢动沁雪斋,且问我手中兵器愿意不愿意!”

    萧傲薇知道是一场误会,喝令住手,加蓝和废默一愣。萧傲薇便自报家门,加蓝大喜,两个人一见面又是亲又是抱。废默和梁青竹等人这才进了沁雪斋。踹人、夺马之前事不远,冤家路窄,这可怎生是好,废默望着萧傲薇暗叫不好,只是那萧傲薇径自在前领路不提。屋里,加蓝和萧傲薇两个女孩子见面就亲热,又见过樱花使,加蓝便把废默、苏轼、梁青竹等人一一介绍,这萧傲薇方才抬眼直逼废默:“踏雪马呢?”废默不敢言,只是低头不语。加蓝方要解释,谭小皇从惊恐中恢复过来,想起这一日碧玉堂变故,奔出门外跪在院中大哭。

    萧傲薇这才知道碧玉堂生之事,扼腕叹息,早有苏轼苏东坡扶着谭小皇让下人领路去休息。萧傲薇闻听苏轼之名,施礼道:“先生之名倒也雅致,和东坡居士同名同姓。”加蓝忙起身让苏轼坐而道:“姐姐不知,这苏先生正是苏轼苏东坡。” 萧傲薇大喜过望,和樱花使离坐再次施礼,让苏轼上坐,废默、梁青竹次之,加蓝和樱花使副陪。

    夜已寅时,萧傲薇不便使唤厨子,挽袖亲自出马做了几道精致的小菜,挑了几客点心,温一壶菊花酒端了上来。这屋里,加蓝早将谭彪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和碧玉神功讲给樱花使听。废默这才想起怀中的碧玉功心法,于灯下展开丝绢细看。

    那丝绢之上描的俱是半指大小的小人,动作各异,神情不同,废默一时难察其详,便将丝绢翻过来察看,见几行行楷小字:“乃营作朝宫渭河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废默拍拍脑门,接着向下看。下面写道:池水北经镐京东,秦阿房宫西。另有一行行书小字写着:大秦旧梦,咸阳丰镐。废默不解,递于苏轼道:“先生博学多才,想来理解这绢上记录之意。”苏轼接过丝绢来,看了几眼道:“闻大秦始皇帝动七使万人力修建阿房宫,后来阿房被楚霸王项羽一把火毁之以炬,大火烧了足足三个月。这绢上记载,想来就是《史记》和《水经注》的记载,这行书记载之处,想来就是阿房遗址了。”

    加蓝和梁青竹、樱花使分别诉说相间恨晚之意,废默和苏轼感叹前朝,似乎忘记白日里生的事情。这苏轼喝了几口热茶,方才稳下神来,暗自叹凶险。各说各的话,萧傲薇进来,众人安静下来,加蓝接过酒壶道:“姐姐辛苦。”

    萧傲薇递过酒壶暂以主居而坐,笑颜绽放华彩:“先生方才说到阿房、大秦,不知怎为何津津乐道?”苏轼道:“这也是老朽疑惑不解之处,阿房工程浩大,被毁于燃烧三月有余的大火,只是如今咸阳周围百余里无有一点阿房遗迹,因此老朽和废默大侠才对前朝杜牧的《阿房宫赋》不免质疑。”

    萧傲薇略一沉吟吟《阿房宫赋》道:“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郦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五步一楼,十步一折,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坡,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殿之中,而气候不齐。”众人听萧傲薇如此好记性,齐齐鼓掌喝彩。萧傲薇面带红晕道:“杜牧此赋骈散兼行,语言精美而富于文采,却是极尽铺陈夸张之能事,不足为史料。只是今有民间一传,不知诸位知否?”

    众人齐问是何传闻,这萧傲薇便将所知之事一一道之,盖言阿房宫殿基层之下藏着巨大的宝藏,便如《阿房宫赋》中所言,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众人听的咂舌,萧傲薇又道:“秦始皇为求不死仙药,死在东巡路途,其子胡亥得赵高相助篡位,害死扶苏,那指鹿为马不可一世的赵高指令秦二世继续建造阿房,便将大量宝藏转移藏匿据为己有。民间传之有一阿房之村,又有言道开启地下宝藏之门钥匙为一仿造秦刀币模型所铸造的兵器,只是不知是真是假?”

    樱花使却待要说,被萧傲薇使眼色制止住,樱花使就不在言,转看众人。众人皆说不知,这废默便想碧血功丝绢背面记载之图,因无凭无据,只是一想作罢。

    萧傲薇道:“如是求此宝藏,正好资我天下盟举事之需,当是宝物物有所值。”

    几人继而舍弃阿房话题转论江湖,说的最多的就是碧玉堂堂主谭彪。苏轼废默二人这才方知谭彪和宗天宙早就相识,只是意见不甚一致抑或是其他原因分道扬镳。说来说去都是团团疑惑,眼看天色将明,这一些人方才离席散去休息。

    第二日日上三竿方醒,用过早点,废默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