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乱起(3)

小说:穿越笑傲江湖 作者:影玄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穿越笑傲江湖 作者:影玄

    



    第一百七十一章 乱起(3)



    左冷禅脸色不由霎间一变,总算是再一次认识到了任我行的可怕之处。要说一个人武功高,那也未必是什么不可应付的事情。可似任我行这般,不但武功绝高,心智算计各方面能力上,都到了天下少有的程度,才是最难应付的。

    少林寺素来是天下武林的魁首,其威势之大,优胜武当三分。嵩山派虽说也是名气不小,更有五岳之首的称呼,但和少林比起来的确要差上不少。他左冷禅心中虽说真有凌驾于少林寺的野心,可也绝技不敢宣之于口。这次在方证之前就开口阻拦任我行,也的确有点喧宾夺主的嫌疑,很是有些不当之处。

    可若任我行当真便这般轻易的离开了少林,那简直是将天下武林戏弄于鼓掌间了。而且他与任我行间的恩怨,也不是其他人能比的,别人都可以忍,他确实第一个忍不得。犹豫了一下,左冷禅抬头看向了方证,拱了拱手,开口道:“大师,你怎么说,莫不是就任由这魔头离开少林。今日之事,一切都由大师做主。”

    他这话一出,无论是岳不群还是天门或者是恒山三定,脸上都不由微微变色。左冷禅虽说是身为五岳盟主,对外代表的便是五岳。未经商量,便独自开口说出这话,的确是有点不太给其他门派面子。

    方证大师脸色不由微微一边,虽然有心放任我行离去,但这话他绝技不能主动开口。身为武林正道的首领,一些原则问题太还必须要遵守的。而且,左冷禅这话,此时虽说是请教,可实际上也隐隐有了低头的意思。要知道左冷禅身份特殊,这不单单是他一个人低头的问题,更意味着嵩山派低头,甚至也有着五岳以少林马首是瞻的含义。即便方证大师心上的修炼已经到了不为外物所动的程度,但此刻依旧忍不住有些激动。

    沉默了一会及至彻底平息下了心中的那丝波澜,方证大师眼睛这才慢慢的睁开,这才看向任我行,开口道:“任先生复出,本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只是江湖上也要从此多事,只怕将有无数人命伤在任先生手下。而近日,更是上了少林,欺我正道武林无人。老衲有意屈留诸位在敝寺盘桓,诵经礼佛,教江湖上得以太平,三位意下如何?”

    任我行心中叹了口气,知道这次事情不能善了。同时心中不由暗骂,这哪里是他想来,而是不得不来。微微迟疑了一下,任我行便仰天大笑,说道:“妙,妙,这主意甚是高明。只是在下姓任名我心,一向都是我素我行,实在是与这佛祖无缘,若是当初计较任你行,便就好了。对了,如此说,当初将我当时女儿留在少林寺,也是一番好意了。”

    方证点了点头,开口续道:“正是。不过此事竟也引得江湖上大起风波,却又非老衲始料之所及了。令爱在敝寺后山驻足,本寺上下对她礼敬有加,供奉不敢有缺,教主何不考虑一番。”

    岳峰一边听着任我行同方证两个人在哪里扯皮,心中当真是不由生出了佩服之意。果然所谓的人活的越老,脸皮依旧越厚。他虽然自认为很无耻,但似两人这般把任何的权谋算计都说成是为了武林之福,还当真有点做不来。特别是方证大师,都快九十的人了,而且身为武林正道第一人,还能顾如此淡定的无耻着,更是令人佩服。

    这两人话语间还处处打着机锋,一般人还真听不来。就比如方证先前所言,对任我行说江湖会从此多事,劝任我行留下。若是从表面意思上分析,那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却是说,这般让你走了,我少林也不好办啊。你随便在众人面前下个保证,就说以后不再滥杀无辜,给我点面子,我也好做主放你离去。至于到时候天下到底能否太平,我就不管了。

    可偏偏任我行也是个桀骜不驯的住,随便下个保证也容易,可若是同左冷禅一般对人低头他绝对不肯。而且他任我行一心要一统武林,更是有图谋天下的心思,那面子对他的而言自然就是更加重要了。特别是还有一群手下的情况下,这就更不行了,若是低了头,以后连服众也难。于是乎直言拒绝,不肯答应方证大师的条件。

    接下来方证马上又谈及任盈盈的事情,其意思是,要不你就先暂且在少林住上一段时间,我们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等过段时间,便放你离开。

    然后任我行依旧不同意,直言威胁,莫非你不怕我叫的人马得到消息后,攻上少林寺不成。

    正所谓脸皮没有最厚,只有更厚。表面上听起来虽说是没什么,但一从两人的角度上分析问题就到了。当着天下武林高手的面前,两人还讨价还价,而且做得又是如此的冠冕堂皇,怕在场中与人还真有点做不来。

    好在殿内的高手都算得上是经历了风雨的,即便听的越来越是不满,可全都是一脸的平静,好似什么也没发觉。也就在众人听得不奈之时,任我行同方证两个总算是彻底的谈不拢了。

    只听方证开口道:“任先生,你们几位便在少室山上隐居,大家化敌为友。只须你们三位不下少室山一步,老衲担保无人敢来向三位招惹是非。从此乐享清净,岂不是皆大欢喜?”其意思便是你先退一步,我暂且保下你的安全。从此我少林便和你化敌为友,皆大欢喜。至于以后下了山,我们还继续是朋友,永远能清静下去。

    任我行微笑道:“方丈的美意,想得面面俱到,在下原该遵命才是。只不过我们最多只能留上半日功夫,再多就不行了。”

    方证大师终于是有些受不了,若是单单留半日,那他少林不是要马上将所有客人送走,然后便放人离去。要是一两个月,或许还行,最多就是看守不严人跑了。但半日,那少林寺简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当下方证大师开口道:“原来任先生是消遣老衲来着,如此,这事老衲就不管了。”

    任我行道却是摇头:“不敢,不敢。老夫于当世高人之中,心中佩服的没有几个,数来数去只有三个半,大和尚算得是一位。”他这几句话说得甚是诚恳,绝无讥嘲之意。如此一来,两人间的谈判是彻底的没了结果,不过气氛最终还是缓和了下来。

    却见任我行又摇了摇头,开口道:“不过方证大师虽说是在下佩服之人,但最多也只能是最后一位。至于其他的,冲虚道长算半个,那夺我教主之位的东方不败也算的上一个。”任我行冷冷的笑了一下,此刻口里虽然说的是佩服,可语气当中却很是不屑,不过脸色微微一正,他才继续道:“但有一人,在下是不得不佩服,而且佩服的是五体投地,那便是华山派的岳先生啊。岳先生当真好本事,好能耐。”

    一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的集中在了岳不群身上,实在不明白岳不群到底有什么能耐,竟然能够令自傲无比的任我行为之佩服。

    却听任我行继续道:“岳先生其他的本事也就罢了,就连紫霞神功也不过尔尔。他最大的本事却是生儿子,你看,这才二十来年没见,便生出了一个先天高手的儿子。像我等这样,二十年当真是活在了狗身上了。”

    岳不群只感到脸不由一下子通红,心头更是隐隐的有些刺痛。虽说岳峰一直以来都是他的骄傲,可也不是这般这被任我行赞的啊。便好似他岳不群本人是一点本事都没有,虽然和岳峰一比真有点这样的趋势,可怎么说也是个先天高手。而且经任我行这么一说,他华山派同任我行是更加的不清不楚了。

    当下岳不群真是有种对任我行有种恨到骨子里头的感觉,可更多的却是浓浓的无奈。摇了摇牙,岳不群直接站了出来,开口道:“任教主休要逞口舌之利,要是有能耐,待会别落荒而逃就行了。”

    “怎么,恼羞成怒了不成。再说了,你有这般的好的儿子,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修要不知足啊。”任我行脸上笑意不由更加浓了,原本此次来前还算的是必死之局,如今只是片刻就被他给破解的差不多了。

    岳不群脸色更是不由一下子有青又红,已然明白自己是中了任我行的圈套,先前就应该站在一边,什么都不说来着。很显然,动手他或许不是任我行的对手,但是动气口来他是一点胜过的可能都没有。

    一边的岳峰听着更是满不是滋味,不但如此,就连宁中则等人也是万分的不舒服,实在是有点弄不清楚任我行实在赞人还是损人。但无论是那种,显然都绝对算不得是好事。当然,岳峰在不舒服,也没任何办法。而且他武功虽然已经差不多了,辈分终究是差点,此刻开口说话明显不是很适合。再说了,此时岳峰也算学聪明了,如果任我行这般浑人去争辩,那能说清楚才是怪事。

    犹豫了一下,岳峰突然生出了一种提前退场的心思。很明显,他若是继续留在这里,估计还会被牵扯进去。不过想到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岳峰终究是有些担忧,并未退走。

    “任教主所言甚是有理。”也就在这时候,左冷禅终于再次找到了机会,直接开口道:“只是教主东拉西扯,是在拖延时辰呢,还是在等救兵?”

    任我行冷笑道:“你说这话,是想倚多为胜,围攻我们几人吗?方丈大师,这里是少林寺呢,还是嵩山派的下院?若是少林寺,那就请大师做主。”

    左冷禅生怕方证说出了单打独斗的话,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嘴道:“阁下来到少林,戕害良善,今日再想全身而退,可太把我们这些人不放在眼里了。你说我们倚多为胜也好,不讲武林规矩也好,但今日定然不能放你等离去。哼,就算这里是少林寺,方证大师莫非以为自己就能代表天下武林吗。还有冲虚道长,解帮主,你们怎么说”说到此处,左冷禅目光直视三人,明显要着三人表态。

    只可惜,左冷禅终究是低估了人脸皮的厚度。

    只见冲虚道长率先走了出来,开口道:“各位都是武林高手,还是以和为贵的好,有事慢慢商量就行。至于动手,免不了要有伤亡,总是不佳。”而方证大师,明显是更为的淡定,合上了眼睛,似是未曾听到左冷禅的话,半点反应也无。

    也就在左冷禅尴尬之际,天门道长猛地站了出来。他脾气最为刚烈,等了这么久,早就有了些不奈。虽说他同左冷禅平素有些不对付,但次关键时候,自然很快有了选择,直接开口朗声道:“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诛之。先辈们的仇,我们不得不报。”

    “不错,对付魔教的人何必讲什么江湖规矩,我们联手群攻便是。”说这话的却是青城掌门余沧海。有一个人站出来后,马上便有了其他的人。紧接着,恒山三定也同样出来表态。五岳剑派终究不同于少林武当,同魔教,同任我行的仇怨可是非常的深。特别是当初任我行是教主时,杀死的五岳剑派自然早就不计其数。

    只是这一次,整个形势都发生了变化。就连原本一直都蓦然不语的岳不群,双目也一下子全是光,很明显有了出手的欲望。甚至就连方证等人,也开始有些心动了,思索是不是应该借机将任我行给铲除掉。

    任我行脸上不由一下子全是沉,死死的等了余沧海一眼,眼中的杀意一点也没掩饰。猛地仰天打了个哈哈,任我行说道:“不错,果然是高见,明知单打独斗是输定了的,便要群殴烂打。姓左的,你今日拦得住任我行,姓任的不用你动手,在你面前横剑自刎。哼哼,我仍某人若要走,天下间还没人能拦得住。”

    他这话一出,殿内所有人都不由为之一凛,可却没有人开口说话,很明显,都是认同了扔我行吧的所言。事实上,如若是任我行孤身前来,众人的确有拦住的把握,可多了一些人,形势就必然会有所变化。任我行想要逃走,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他手下的人足够忠诚,肯拼死相互,那他要逃走简直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我们这里六个人,拦住你不行,但要杀死你女儿,却也不难。”左冷禅却是一点也不示弱,开口道。至于他所说的六个人,自然是只殿内的六位真正的先天高手了。其他的人,纵然武功不错,但在关键的时候,只能被排除到一边。否则,一旦和任我行交手,可能连三两招都支撑不过。

    任我行脸色终于不由狂变,若说他有弱点,那任盈盈无疑便是唯一的弱点了。他别的都可以不顾,唯独对自己唯一的女儿不能不管,否则他今日也不会来这少林寺了。而今,被左冷禅给抓住了自己的弱点,任我行亦是忍不住的慌乱不已。

    不过,任我行终究是任我行,曾今的魔教教主,心中的慌乱很快就掩饰了起来,脸上再次全是平静,开口道:“六个人,我看未必如此吧。”

    说话间,那目光又一次不停的在岳峰身上来回的看,而且嘴角更是有些上扬,挂出了笑意,接着便有看向左冷禅,继续道:“那妙得很啊。听说左大掌门有个儿子,听说武功差劲,杀起来挺容易。丐帮中的青莲使者、白莲使者两位,虽然不姓解,却都是解帮主的私生儿子。不惯是不是,总之杀起来难度不大。至于冲虚道长和方正大师,哼,儿子老婆是没有,但好弟子却是不少。嗯,特别是冲虚道长,听说你掌门弟子,那个叫王文的小家伙,最近不见了,呵呵,可知去了何处?”

    冲虚道长脸色不由一变,明显是想起了什么,刚想开口,却见任我行微微摇了摇头,继续道:“没错,的确在我手中。哼哼,老夫一声素喜杀人,杀高手没有把握,杀高手的父母子女、大老婆小老婆还有徒弟们,还是挺有把握。”说到此处,任我行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任盈盈,开口道:“盈盈,待会若是情况不妙了,就别怪爹爹我一个人先走了。”

    “放心吧,爹爹,女儿不怪。”任盈盈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开口道:“只是,只是女儿死后,你一定要记得帮忙报仇。”

    “那是当然,这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了,至于他们的亲戚朋友,也同样一个都活不成。”任我行脸上再也见不到丝毫原先的紧张,而是满脸轻松的看着众人,突然喝道:“怎么,不是要动手吗?谁先来,或者是一起上也行。”

    第一百七十一章 乱起(3)在线阅读



    第一百七十一章 乱起(3)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