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结束了

小说:金竹密语 作者:慕小司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金竹密语 作者:慕小司

    



    第342章结束了



    收费章节(12点)

    第342章结束了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

    奚墨轻蹙了蹙眉,刚睁开眼,视线范围内便出现了一张俏丽的素颜。他定定地将她看着,似乎还未从梦中醒来,直到记忆一点点跟着苏醒,才恍然记起了昨晚毒发的事。

    从什么时候起,他竟幻想着,如果今后能与她日暮而息,日出同醒,该有多么惬意。然手上传来的温度提醒他,一切都不是梦。

    月罂感觉对方的手轻轻动了动,忽然睁开了眼睛,见他正凝神将自己看着,忙低声询问,声音带着刚醒来的沙哑,

    “你怎么样?”

    “还好……你,整晚都在?”

    月罂瞧了眼两人紧紧握住的手,自然而然地收了回来,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笑笑然地打趣道,

    “你不放开我,我也走不了啊”

    奚墨被她笑得有些不自然,也动了动手指,像针刺一般,尴尬地抿了抿唇道,

    “对不住了,我……”

    “没事,你若不醒我也不放心回去”月罂见他面色有些泛红,知道他这人脸皮儿薄,忙说了真话。又询问了他的情况,知道他已经没什么大碍,这才起身伸了个懒腰,吩咐彬儿送些早饭过来,自己直接在墨苑一同吃了。

    奚墨起身洗漱之后,见她已经收拾妥当,正坐在桌旁等着自己同吃,心下一动。走到桌边浅声问道,

    “你今日可在园子?”

    月罂点了点头,顺手为他盛了一碗粥放到他面前,

    “明日母后过寿,晚上在皇宴请各位大臣,我明儿一早过去。”听他没再说什么,疑惑地问道,

    “怎么?”

    奚墨拿着青竹筷子,低头沉吟了片刻,这才又问,

    “你今晚……还会来么?”

    “来和你下棋?”月罂前两天就已经大体学会了,只不过也仅是皮毛而已,这些天一直与他对弈,想着跟高手过招必定能偷学到一二,也就从未间断。

    奚墨不语,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粥,唇抿成了一条线。“断情”连服七日才会发作,今日是最后一天,他想着与她一起……

    月罂转了转眼珠儿,笑嘻嘻地凑近了他,邪恶地答道,

    “那……你多让我悔几次棋,如何?”

    奚墨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实在意外。又见她古灵怪的模样,不禁一笑,无奈地叹道,

    “以你这般下棋,何时才会有长进?”

    月罂眉眼间尽是得意,总觉得能把这冰块逗笑也算是一种本事,于是越发大言不惭地答道,

    “说不定悔着悔着就长进了”说完,她竟然也被自己这没皮没脸的言论闹得有些尴尬,心想着自己这辈子是不是真没什么出息了?

    月罂准备为熙兰送上一份贺礼,前些日子起便合计着要送什么。自从母亲这次醒来,她忽然发现她特别喜欢金银首饰,华贵的服饰,便投其所好地找工匠们打造了一枚兰花金步摇,过了今日晌午才见工匠们送来。

    打开一瞧,这步摇做工倒是致,两支兰花金光闪闪,生动亮丽,不过她总觉得用金子打造太俗气了,失去了兰花的清丽秀美。但她知道母亲就喜欢这些,便让婉儿收了起来,等明日进一同带进去。

    刚吃过晚饭,月罂便早早溜达到墨苑,想着也没什么事了,不如与他一同下下棋打发打发时间。走进墨苑,仍是一片清冷,她不想打破此时的安静,便轻手蹑脚地推开房门,生怕那冰块在睡觉。

    每日都能看见彬儿守在外间,今日却不得见,月罂只当他偷个懒,出去玩了,便径直进了内室。

    里间仍然静悄悄的,毫无声息,只有屏风后传来悉索的声响。月罂一时好奇便走了过去,心想着他又在鼓捣什么奇怪的东西,绕过屏风一瞧,却即刻愣在了原地。

    那冰块男,居然背对着她赤果果地站在浴桶边正拿着软巾擦着头发

    月罂眼睛睁得极大,脑袋轰隆隆地响了起来,视线一直盯在面前那副完美的躯体上,惊得忘了转身。

    奚墨身子虽然不好,却并不像表面那般瘦弱,除去衣裳,身材更是修长完美。肩膀宽阔,脊背光滑,弧线极好的腰身,紧实的长腿,无一不是比例协调。此时他身上还挂着些许水珠,欲掉不掉,更衬得肌肤如玉,诱惑可人。

    月罂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显然有些管不住眼睛,但只是短短一瞬,便慌忙错开了眼眸。可她刚转过头,忽然觉得似乎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忙又转过脸,向他的肩膀看去,那里明显的有一处牙印,颜色很深,像是咬破了之后,血凝固所致。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奚墨意识到有人站在身后,眸子一冷,迅速扯过屏风上的中衣披上。随后冷冷地看向身后的人,却是一愣。

    月罂脸颊绯红,看着他一脸冰冷地将自己看着,才意识到做了件多丢脸的事,匆匆忙忙地转过身,同时捂住了眼睛,急声道,

    “我什么都没看见只是个背影而已,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奚墨十分尴尬,没想到她今日会来这么早,早知道就让彬儿在门外守着好了。郁闷地咳了一声,试图掩饰尴尬,

    “怎么来这么早?”他边说边把中衣穿好,同时收起了指尖的毒药末,与她擦肩而过,打算绕过屏风。

    “闲着也是无事……”月罂正想再说什么,脸色忽然一变,因为她忽然闻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香气,是让她从睡梦中都会觉得心安的味道,金竹香……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一把抓住了奚墨的衣袖,缓缓向前贴近他的前襟。这味道,她在生下念儿那天就闻过,后来只以为那时心情杂乱,又极度想念那个人,才会出现幻觉,也就并未在意。而此时却不同,神好好的,她为何还会闻到这种味道?

    奚墨看着她一点点靠近,竟然没有躲闪,平心而论,他是喜欢她亲近的。他只是僵住了身子,错愕地看着她的眉眼,连呼吸都放轻放缓,生怕眼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月罂攥着他的衣袖,歪着头在他身上嗅了嗅,果然……一颗心沉了又沉,仿佛沉到了冰冷的湖底,一种不好的预感缓缓地爬上了心头。猛然间想起他肩膀上的那处齿痕,刚刚并未在意,还以为是他在外面偷偷找了女人,可此时才记起,那晚,自己也曾那么咬过一个人,而且位置相同……

    心有一下没一下地跳着,那种不好的预感险些让她生生透不过气来。月罂用力将他推到一旁软椅上,想也没想地扯开他的中衣,视线盯在他的肩膀上,唇抿成了一条线。没错,是齿痕,虽不确定是不是她的,不过这位置实在吻合

    奚墨似乎意识到什么,急忙按住她的手,试图遮上肩膀,却被她出手打开。他不安地看向她绝望且又愤怒的眼睛,喉结滑动了一下,却说不出话来。

    “我问你,那晚……是不是你?”过了很久,月罂才费力地问出了这句话,从她见到他的遮掩与不安时,那个念头就强烈地占满了内心。

    奚墨偏开头,薄唇紧抿,仍是不发一言,到了此时,他又能说什么?

    “念儿是你的孩子,对不对?”月罂步步紧逼,声音也越来越冷。

    对她而言,这件事太荒谬了,简直让她难以相信孩子生下半年之久,她竟然才知道他亲生父亲是谁,这一年多来一直以为是另一个人的,对他误解、埋怨、气恼,甚至是怨恨……可此时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那个人与自己并没有半点关系,所以才会走得如此绝情……

    奚墨长吁了口气,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突然。他缓缓地转过脸,与她对视,只淡淡地问了一句,

    “你记起来了?”

    月罂身子一颤,从他这句反问中便猜到了答案,眉头蹙得更紧,不答反问,

    “为什么?”知道自己那晚中了媚药,只是应该还有其他法子可解,并不一定要做那种事,他为何一定要那样做?

    “不为什么。”

    “胡说”心底的怒气与不甘猛地窜到了头顶,逼得她险些失控。她本来对他的印象是不错的,这些日子又心生怜悯,觉得他这辈子实在可怜,甚至想过如果他没其他地方去,要不要同她一起离开这里。

    而此时,面对这个措手不及的真相,她真的火了与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生下了孩子,自己还一直被瞒在鼓里,说起来会让多少人看了热闹?就好像周围的所有人都知道真相,独独瞒着她,让她成了所有人的笑柄一般

    回想起自己不想要这个孩子时,他拼死护着的情形,心头怒意就更盛,如此一来,所有的问题都有了答案。

    哪怕自己被刺一刀,也要护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孩子出生前对自己细致入微的照顾;自己生产时他静静地陪在身旁;孩子出生后他寸步不离的守候;以及孩子离开时,他黯然失魂的眼神……

    月罂忽然无声一笑,所有的往事全部串起来了,觉得自己成了天底下最可笑的人。她见奚墨神色凄凉,目光悲切,实在不想去猜测他在想什么了。缓缓地放开了手,无力地转过身,慢悠悠地出了墨苑。

    奚墨眼眸低垂,静静地看着地面,神色索然冰冷。本还幻想着什么,此时才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感谢夕月的长评,超喜欢~另外,很感谢一直看文的朋友们,看着一点点多起来的订阅,心情无比好啊…某司不会表达什么,只能再次感谢大家了~ps:近来剧情虽然有点虐,不过最后会变好的,相信大家看了这么久,内心一定无比强大了,嘿~~》_《)

    第342章结束了【六月中文】

    第342章结束了*

    第342章结束了在线阅读



    第342章结束了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