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烈酒(5)

小说:吃恋 作者:朵滢然
    背后有人拍了拍她,欣喜回头,身后站着一个男人。她不认识他,打算转回去继续寻找。

    声音鼎沸,他捂着耳朵大叫:“你是小鱼吧?”

    “你是?”她印象中没有他,疑惑他准确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我是言至澄的朋友萧云溪,他在那边。”他侧过身,指着自己走过来的方向。“他在打牌腾不出空,让我过来接应你。”

    简若愚心头不是滋味,原以为只有言至澄与她两人迎接新千年到来的时刻,但很快释然了。她不是第一天认识他。

    言至澄和他的朋友们靠墙坐着,在打八十分。看到简若愚过来了,言至澄赶紧推开依偎在怀中的女友,让简若愚坐到他旁边帮忙算牌。

    “老大,哪有你这样打牌的?”对手之一不满叫嚣。

    他抬着下巴挑衅道:“切,我乐意,不行啊?”

    简若愚见他搂着一个女孩,她回过神,过去踹了他一脚:“牌品如人品,你这家伙别无理取闹。”耸耸肩,看看桌前素不相识的三男二女,简若愚像过去很多次那样再度作自我介绍:“我叫简若愚,是他的管家婆。”

    “原来你就是小鱼姐,常常听老大提起你。”言至澄的对家哈哈大笑。

    刚才被言至澄抢白的男人瞟了一眼傲慢的男人,“小鱼姐,你的人品一眼看上去就比老大好多了。”

    “你们还打不打牌?”言至澄气势汹汹喝道,但笑眯眯的神色显然并未真正生气。他努了努嘴,“阿文,替我招呼简若愚。不过不要灌醉她哦,这女人酒品比人品差了十万八千里。”

    “收到。”言至澄打了一个响指,问简若愚能不能喝啤酒。她嗔怪地瞪了言至澄一眼,摆着手告诉他随便哪种饮料都可以。言至澄的身影很快湮没于层层叠叠的人群中间,简若愚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暗中叹气。自从三年前他把她骗到a市他老家,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拂袖而去,言至澄便有了她“不合群”的想法,每次把她拖去参加聚会都会想方设法让自己的朋友注意到简若愚。她说过他好几次停止再做这种无意义的事,他都当作耳旁风。

    如果单纯想扩大她的交际圈倒也罢了,偏偏有时候他的目的是变相增加她的相亲对象,这完全莫名其妙。言至澄总是取笑以她接近于零的男女经验值,自己看人的眼光必定比她高明,再加上父母时常叨念希望简若愚这样的好女孩将来有个好归宿,他便把替她找男朋友的事情放在了心上。

    简若愚知道他是一番好意,但他所谓的朋友在她眼里,与狐朋狗友无异。她不好意思当面反对,每次都要绞尽脑汁想个借口迂回婉拒。

    她坐在一边看他们打牌,言至澄回来递了一瓶啤酒给她。他拖来一张凳子在她旁边坐下,有一句没一句闲聊。酒吧内声音嘈杂,他们不得不尽量提高嗓门说话。

    他喜欢笑,一笑左脸就会出现个很深的酒窝,奇怪的是右边就是没有。

    “很特别吧?”见简若愚在观察自己,言至澄孩子气的在脸上戳了戳。简若愚忍俊不禁,“噗哧”笑了出来。

    她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问道:“另外一个到哪里去了?”

    言至澄呵呵笑着,同样一本正经回答:“我妈说我生下来太可爱,被邻居亲啊亲得,亲不见了。”

    简若愚正喝着啤酒,没思想准备,酒呛进了气管。言至澄卖力地拍着她的后背顺气,挺无辜地辩解:“简若愚,我没那么好笑吧?”

    她连吸几口气,侧过头似笑非笑瞧着他反问:“你说呢?”轮到他挑眉,继而放声大笑,连连说着:“有意思,很少见到没被我电倒的女生。”

    比如此刻,尽管他支开旁人独独让言至澄招呼简若愚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撮合他俩,可是他们的默契仍让他不舒服,好像这两个来自于同一世界,错落凡尘。

    酒吧里的电视机现场直播各国迎接千禧年到来的盛况,离零点还差十秒,全体起立倒计时。

    “十、九、八……三、二、一!”欢呼声几乎掀翻屋顶,言至澄紧紧拥抱简若愚。“wyear.”

    她笼罩在言至澄的气息之下,心潮澎湃。奈何下一秒怀中空了,他放开她侧身与女友亲吻。简若愚尴尬别转头,愕然发现酒吧里双双对对的情侣都在相拥热吻,自嘲一笑。对情侣来说,的确唯有接吻才最应景。

    言至澄放下环抱的双手,轻轻拍着简若愚肩膀。她回头,看到他深深的酒窝。

    “简若愚,新年快乐!”说着,他凑过来给了她一个轻柔的吻。

    庆祝千禧年的狂欢派对散去后,简若愚在出租车后座打开皮包,取出小巧的日记本,在一月一日这页写下“今年我不要再喜欢言至澄”。

    她看着落锁的日记本,摇下车窗把钥匙扔到飞速倒退的大街上。

    他约她吃火锅,简若愚还在想推辞的借口,他反应极快开口道:“除非是女性生理痛,其他借口我一概不接受。”

    这人,说得什么话!她又好气又好笑,调侃道:“加班呢?”

    他隔着电话笑,她似乎能看到他脸上迷人的酒窝。她不禁莞尔,这个男人的霸道让她抗拒不了。

    简若愚想这是不是自己年复一年坚持不懈的心愿终于传达给上天,所以特意派了一个人到她生命中,让她能真正放开言至澄?

    她答应和他约会,下班前还特意喷了送给她的香水。她一直觉得l的味道太重不适合自己,不过据说这是一款很性感的香型。

    简若愚到达约会地点,言至澄已经在等她了。他殷勤地替她脱下外套,突然从她的围巾旁变出一朵红玫瑰,故作吃惊道:“是哪位男士抢在我之前了?”

    她睁大眼睛,强自镇定接过红玫瑰,嫣然而笑:“谢谢。我猜测是送花人搞错了对象。”并非第一次收到花,但这位送花人与之前的相比,震撼指数比较高。

    言至澄笑不可抑,酒窝若隐若现,像是盛着醉人的美酒。简若愚垂下头,将花凑近鼻端装作嗅闻转移注意力。她鄙视自己的无用,难得有个男人向她献殷勤,她居然又想到了言至澄。

    还真应了她的想念,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了看来电显示——言至澄三个字随着振铃音欢快跳动。简若愚暗自骂了句脏话,没好气问他有什么事。

    “请你吃饭。”他先打电话到她家,简若愚的父亲透露说她今晚不回家吃饭。言至澄左思右想,总算找到理由打她的手机,其实他想问她和谁在一起。元旦那天言至澄亲吻简若愚的镜头他看在眼里,连着几天都没心思做生意。

    他说不清楚自己哪里不对劲,死党有人喜欢,他该高兴才是。尤其是追求她的男人正是他认为足以与简若愚匹配的精英。

    简若愚压低嗓音回答:“我没空。”她想了想,索性说谎堵住他接下来的疑问,“加班。”言至澄挑了挑眉毛,不动声色将羊肉放进火锅。

    她不清楚言至澄有没有听到店里乱哄哄的人声,迫不及待想挂断电话以免他起疑。就在她准备说“再见”时,言至澄的声音再度传入耳中。

    “简若愚,你以前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

    她愣了,过去说了那么多话,谁知道他在问哪一句?她确信他听到了店堂内服务生高声吆喝的“欢迎光临”,一个个中气十足堪比三大男高音。简若愚惭愧,还有什么比谎言被当场揭穿更难堪?

    “对不起。”她低声道歉,对面的言至澄将涮好的羊肉片放进她的调料碗中。简若愚看了看他,没看到他有何不悦。

    “你和言至澄约会?”电话那头的男人咄咄逼人追问。她莫名其妙之余火气随之上扬,我可从来没过问你言至澄换了几个女朋友,你凭什么来管我的事情?简若愚一言不发,挂了电话。

    她把手机放进皮包,冲酒窝迷人的男子抱歉地笑笑。“对不起,这个电话太长了。”

    他笑着摇头,深邃的眼神比酒窝更吸引人沉沦。他凝视简若愚,直言不讳道:“这个电话其实并不长,不信你查通话记录,决不会超过两分钟。”顿了顿,言至澄笑眯眯接下去说,“简若愚,说谎的时候,每一秒钟都很难熬。”

    一针见血!她动了动嘴唇,放弃辩解。

    言至澄斜睨沉默的简若愚,孩子气的笑容忽然显出几分诡谲。

    烧开后的汤料表面升起白雾,袅袅弥散,她的鼻尖沁出了薄汗,本是热气腾腾简若愚却猛地打了个寒颤。她有奇怪的直觉,这个男人就像面前沸腾的火锅汤底,看不透底下究竟藏了多少东西。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这是你的经验之谈?”她不甘示弱回敬。

    言至澄耸耸肩,拿起她放在桌边的红玫瑰。“简若愚,爱情就像玫瑰花,很美丽但是有刺。人生差不多也是这样。”他别有深意微微一笑,在她愕然的注视下将花扔进不锈钢锅,潇洒地拍了拍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