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哼单身狗

小说:腻宠杀手萌妻 作者:柒柒小柒
    一晃眼都十多年了,捡只小白兔回来养大,已经吃干抹净……

    暮然见敖逸寒突然眼神有些飘离,完全没有在听她的话,以为他出了什么问题,凑近,捧住他的俊脸。

    “老大,你没事吧?”

    敖逸寒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脸带着担忧的眼眸,弯了嘴角……

    暮然见他不语,只是看着她笑,心中咯噔一下,完了完了,老大被她踢傻了!

    冲他的耳朵大声吼道:“老大!”

    “嘶……”敖逸寒揉了揉耳朵,扶住暮然的肩,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小混蛋才踢过我又想喊聋我吗?”

    暮然还是不放心,“你真的没事哦?”

    “你再多用一点力我就真有事了。”这小妮子还真下得去脚。

    暮赔着笑脸,“嘿嘿,我错了嘛,都怪朵朵,要不是她吓我,我绝对不可能踢你的。”讨好的蹭着他的胸膛,“对不起啦……”

    敖逸寒也被传染的幼稚起来,“哼!不接受……”

    暮然眼珠一转,又露出那常见的“带刀笑”,“那……我帮你揉揉?”说完伸进被子里就抓住某人那受伤的分身,慢慢轻揉起来。

    敖逸寒心里一惊,但立刻又享受的仰起头,然儿的小手真舒服……

    暮然感受到手中物体的变化,勾起一抹坏笑,表情诚恳的安慰道:“不疼了吧?我去拿点吃的来……”正说着还没等他开口,松手,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敖逸寒感受着身上重新燃烧起的大火,瞪着门口暮然跑走的地方,那门还吱吱呀呀的晃着,耐着把她掐死的心,只有老方法进卫生间冷水解决,他觉得自己迟早会死在这小混蛋的手里……

    明峰大厦顶层。

    杨侑脸色阴沉的坐在黑色沙发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看着窗外阴雨绵绵,面前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终于杨侑转回了头,扯着有些沙哑的声音:“她失踪几天了?”

    姜维有些惶恐的开口:“顾副总已经将近一个星期没来公司了。”

    杨侑冷笑,“一个星期?很好,很好……”目光如炬的望着姜维,“一个星期没来公司为什么不向我汇报?”

    姜维心里一突,有些结巴的开口:“对,对不起,杨总裁我,我没在意。”

    “我看你自己的命也不会太在意吧?”

    姜维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眼前这男人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包括他刚刚开口的话,立刻保证:“杨总裁,我和您保证,五天之内一定会找到顾副总!”

    杨侑心烦意乱的摆手,“五天,好,我给你五天!出去!”

    “是。”姜维走到门外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啊。

    杨侑突然心口一空,心中烦躁,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就算死你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

    湖面上波光粼粼,偶尔飘下几片落叶,忽然一阵风吹过,站在湖边的顾黎拉紧身上的披肩,心中叹息,又要秋天了……

    又是一个悲凉的季节,冬日万物死寂,秋日确是生到死的一个过程,你会看到绿叶慢慢变黄,一阵秋风全部飘落。

    我是那水中的叶,不知道被风卷走,还是随波逐流,但我知终将会腐烂……

    走到院中的躺椅上,慢慢躺下看着不远处的一颗梧桐树发呆,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座宅子是她在一次交易之中无意发现的,有些避世而居的感觉。这座城在五年前才通上电,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自然,至少对于她来是的。

    她已经五天没有开口说话了,因为方圆几里内没有一家人家,她这算不算是隐居了?刚来,也没怎么收拾,每天吃着一些简单的面包,还好,她和她肚子里的小家伙都不挑剔。

    还好,她和她的小家伙现在属于安全。

    还好,她她离开那个恶魔了。

    还好,她还有盼头。

    还好,还好……

    地下室出租屋——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男孩手里拿的不是一把吉他,而是他的希望。

    女孩手里拿的不是画笔,而是她的一切。

    就像蝼蚁一般,心酸又不放弃的活着,追求梦想的人太多,然而上帝真正给开门的却是寥寥无几。

    最末端的一间屋子里芸芸正做着简单的饭,云彩擦着抢,可古洗着衣服,尽量做着力所能及的事。

    屋子除了锅铲声,没有一个人讲话,气氛有些凝固,忽然云彩放下手中的抢,开了口:“明天我们回桃源山。”

    芸芸手里锅铲顿了一下,没有开口。

    可古扯着他那半块舌头,应和道:“回去……回……去……”

    “芸芸,你怎么说?”云彩问道。

    芸芸关了火,把菜盛好放在小圆桌上,坐在小板凳上沉思了会,摇了摇头,“我要去找姐姐,她真的有危险!”

    云彩提高了声音:“危险,危险,我们就没危险吗?昨天晚上要不是我的枪,那些混混能那么轻易走吗?”

    芸芸像是犯了错误一样,地下了头,咕哝:“反正我要找到她……”

    云彩叹气,也没心思吃饭,索性走出地下室透透气。

    芸芸看着云彩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的背影,突然有些想哭,这个世界太大了,她找不到那个姐姐了,她又要这么死在自己的面前了吗?可是……这次找到她,她能平安脱险吗?

    这是她主动去救的第一个人,姐姐,你快出现吧。

    云彩到了晚上还是没有回来,芸芸不放心,让可古锁好门,自己独自出门寻找。

    云彩走在长长的柏油马路,昏黄色的路灯把她的影子拉长,外面的世界貌似也不是那么有意思。欺骗,背叛,杀戮,盗窃……

    一盆墨汁倒下,不被淋着的有几个?

    擦干净身外的墨汁,又端起杯中的黑墨汁一饮而尽。

    忽然云彩听到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音,立刻全身戒备,报复?

    慢悠悠的走着,突然止步,转头。

    “谁?出来!”

    果然从树后走出两个男人,走近云彩,从怀里掏出证件,“我们是警察,有人举报你私藏枪支,请跟我们走一趟。”

    云彩眨了眨无辜的眼,摇头耸肩,用那生硬的普通话说道:“没有,我没有。”

    “请出示身份证。”

    “没有,我没有。”

    警察眼中布满警戒,“没有?”

    云彩回忆起云彩的话,立刻解释,“我在上初中,我没有……”

    “不管怎么说,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云彩假装顺从,点头,“好的。”

    如此配合让警察放松了警惕,云彩在前,警察在后的走着。

    云彩走的不远,不一会就到了那个暂住地下室的入口,云彩出乎二人意料的疯了似向一个弯子里跑去,身后警察反应过来穷追不舍。

    云彩动作敏捷,很快就甩开了警察一大段路,从小窗爬进地下室,吓了一个正在画画的女孩一大跳。见云彩是女孩才稍微放松一点警惕,云彩解释她是被疯狗追才钻进她这的,连连道歉的走了出去。

    气喘吁吁的跑到三人的房间,可古见她这个模样想问她发生什么事,却见她迅速的收拾着东西。

    “云…彩…怎么了?”

    “被警察发现了,昨天我们用枪了,在这用枪会被抓走杀头的!”这是秦凯和她说的。

    可古也帮着她收拾,云彩没见着芸芸,便问:“芸芸呢?她去哪了?”

    “去…找你…”

    云彩心中暗骂一声“该死”!

    好在这时芸芸回来了,芸芸见云彩收拾衣服,“云彩,你在干嘛?”

    “这个地方不能住了,警察要来抓我们,因为我们有枪!”

    云彩捂住嘴巴,“这里不能明着用枪,对啊,我昨天怎么不提醒你!”

    “说那么多干什么,快走啊!”云彩已经顺好东西,可古也坐好在推车上,云彩把行李放在推车上,二人拉着可古就走,小屋圆桌上的黄瓜炒蛋还散着丝丝热气。

    长乐客栈——

    花骨朵被暮然死死的锁住,当人暮然就是那个“锁”。

    “你撒开!”花骨朵吼道。

    暮然加大力,“谁撒谁孙子!”

    “我看在你林黛玉的身子我才没动真格,你别逼我。”

    “来啊,来啊,啊!你来真的?”

    暮然反手被擒。

    “我警告过了啊,你这白痴。”花骨朵只使了一层的力,立刻撒手。

    暮然躺在床上,愤怒的瞪着她,“花骨朵,你会有报应的!”

    “你们天天造人,影响我休息,也会有报应的!”

    暮然有些羞涩的同时,对她砸了个枕头,难得的鄙视道:“哼!单身狗!”

    花骨朵一乐,“呦吼!那只手也不想好了是吧?”

    暮然吓得一个咕噜滚了下去,捂着腰跑了出去,臭朵朵,明的不行,暗地里虐待死你!

    刚准备进门,就听见里面敖逸寒说话的声音……

    “你别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在哪?我去接你……”

    “到底出什么事了?只要你说我都会办得到。”

    暮然皱起眉头,和谁打电话?讲的这么温柔肯定不是下属,那只有他的那个叶儿喽!

    风风火火的冲了进去,敖逸寒立刻结束对话,小声道:“我过会打给你。”

    暮然一语不发的坐在沙发上,翘起一只腿,审视的望着敖逸寒。

    敖逸寒干咳了一声,立刻恢复常态,“去哪了?”

    暮然继续望着他,半天开口:“谁的电话啊?”

    敖逸寒迈向暮然的步子一顿,“公司里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