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4幻觉还是现实?

小说:重生之黑暗系商女 作者:月羽芯
    夜,无边的黑,清冷的月光被几片乌云遮住,今晚的天色显得越发黑沉,带着凉意的风吹的树枝在风中颤抖发出沙沙的声音,屋外狂风大作,现代化的别墅里漆黑一片。

    一道身影蓦地从高空而降,那道影子迅速的一晃而过,眨眼之间便消失不见,让人分不清到底看到的是真是假。

    第二日,千若灵起床整理完毕,拿出手机这才发现手机没电了,以防公司有事发生,她换好备用电池,开机的瞬间就看到几十个未接电话,一些是唐大山还有一些是墨亦风打开的。

    发生什么事了吗?千若灵看着手机,回答给两人,但是奇怪的是都没有接通,眉头微蹙,挂了电话这才看见还有几条短信,逐一的打过打开看过,每看一封她的面色就越沉,引得宿舍里的人诧异不已。

    “若灵,怎么了?快走吧,不然一会上课迟到了。”张乐乐轻声道。

    千若灵拿过背包,看了眼戚嘉,“今天我不上课了,班里的事你让康俊接管。”说完也不管对方答不答应,快跑的离开,黑亮的眼眸里带着焦急,该死的,边跑边打电话。

    “小姐,你怎么才打来!”那边传来唐风焦躁的声音。

    “爷爷在哪?”

    “清风人民医院,你快点过来。”

    “嗯。”千若灵挂了电话就朝校门口跑去。

    因为事件发生的突然,即便千若灵自己有请假条也没有时间写,刚要出去便被校门口的门卫拦住了。

    “同学,有请假单吗?”

    “我有急事。”千若灵蹙眉,精致的小脸微寒,眼里满是焦急。

    门卫看她似乎真的很急,想了想道,“要不你给班主任打个电话,她同意我就放你出去。”

    班主任?哪来的班主任,都不知道她在哪个角落,等她接电话都要世界末日了!

    “来不急了!”千若灵想要绕过他离开,那知这个门卫尽职的让她想直接把他扔到外太空。

    突然,一阵震颤粗狂响亮的声音响起,一辆杜卡迪重型机车在地面留下一道完美的弧度然后停在了千若灵的身旁,车上的带着色彩鲜明的头盔,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千若灵一眼就认出了她。

    戚嘉棕色眼眸依旧平静无波,修长的长腿单脚支地,她轻扬着头,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身后,千若灵会意的坐在她的身后,然后在门卫目瞪口呆追着想要阻止的状态下,车子如风一般的疾驰而去。

    “去清风人民医院。”千若灵仓促的带好头盔,大声的道,疾驰的车速,迎面而来的风如刀般锋利划过她的面容,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痛意,此刻她的心里满是担忧无助。

    重型机车沉重的让人心颤的声音在车道上形成一道风景线,由于现在是上班时间,正是上班高风,公路上的车辆也非常多,好在戚嘉开的是重型机车,比起轿车要瘦小许多,她的车技又是很好,在车辆中穿梭,似是要撞到旁边的车辆,每次都会堪堪躲过。

    “能快点吗?”即便这样,千若灵也忍不住出声再快点,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她都觉得异常的漫长,她想快点…再快点。

    坐在身前的戚嘉扫了眼身前的镜面,看到那双一向温和没有什么情绪的眼眸透露出急切担忧的神色,迷人的棕色眼眸微闪,速度猛地加快。

    车子疾驰而去,就在快到达医院的时候,前方突然重出一个小孩,戚嘉微蹙了下眉,手下的力道家重,车子猛地一转,从平地开到一旁的高台,坐在身后的千若灵紧抱着她的腰身,然后自己突然凌空而起,从那个小孩的头顶飞过,然后落在他的不远处,那个小孩惊讶的看着从头顶飞过去的车子,然后看着车子消失不见。

    “妈妈,刚才有一辆车子从我的头顶上飞过去了。”恰是寻找走散的孩子的母亲正好找到了他,听见他这样说,笑着道,“你又骗人了!”

    “妈妈,我这次说的是真的。”小孩的眼里满是纯真和认真。

    “好好,妈妈知道了,我们宝贝说的是真的。”女人敷衍的回答,然后牵着自家的孩子离开。

    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让千若灵的心微颤了下,她没有想到看起来沉默寡言有些孤僻的戚嘉竟然有这样的车技,而且喜欢这样刺激冒险的项目。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清风人民医院,千若灵下了车,将头盔还给她,“谢谢,以后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说变便向医院跑去。

    戚嘉看着千若灵走进医院,棕色眼底深邃幽深一片,片刻后,她启动车子,很快就消失不见。

    千若灵找到唐大山,视线看了眼还在进行中的手术市,紧蹙着眉头,黑亮的眼眸幽深的看向唐大山,“到底怎么回事?”

    之前太急,根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从墨亦风发来了短信看,事情可能不是偶然。

    “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昨天晚上我也是停到有动静才上楼看看的,发现老爷子的房门打开的,就进去看看,没想到老爷子倒在了地上怎么叫都不醒,时后我就立刻送老爷子来医院了,医生说老爷子浑身多处骨折,后脑也收了重创,本来年纪就大了,这些伤足以致命…就怕老爷子抗不过去。”说道后面唐大山的额面色也沉了下去,眼里满是懊恼,要是他早点发现异动,早点发现伤害老爷子的人,也许老爷子就不会受伤了。

    “爷爷,会撑过去的。”千若灵看着那个还在闪烁着‘手术中’的字样,黑亮的眼眸满是坚定,心中默念着一定会撑过去的。

    “唐叔,宿舍的监控检查过了吗?”别墅里都有装摄像头,什么人来别墅了应该有记录。

    说道这个唐大山的面色就更不好了,“都被毁了,对方对这些似乎很擅长,小姐,我们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不能怪他如此想,现在天灵的发展越发好,肯定有许多敌视的人,蓦地眼眸一闪,“我想起来了,那个人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房间里都是被翻找的迹象,但是如果是入室抢劫的话那些珠宝首饰还有古董都没有丢失,他到底找什么?”

    精致的脸上带着冷寒的笑意,黑亮的眼眸幽深一片,千若灵看了眼唐大山道,“我可能知道是什么人,唐叔这件事你别插手,这件事我亲自处理。”

    “小姐…”唐大山满脸的不认同。

    唰,手术的灯光灭了,二人连忙朝手术的大门走去,戴着口罩的医生看了眼两人,神色哀伤无力的摇了摇头,“你们去看他最后一眼吧。”

    噔,心下一沉,什么意思,什么是看他最后一眼,虽然很想将这个满口胡话的医生的嘴撕了,但是她还是忍了下来,垂放在腿边的手紧紧的握紧,黑亮的眼眸沉静无波,千若灵没再管医生说什么,抬步走向手术室。

    爷爷不会出事的,他心里还有遗憾,他怎么可能带着遗憾就这么走了,怎么可能。

    清冷的手术室,刺鼻的药水和血水的腥味铺面而来,千若灵看着躺在手术台静默无声一动不动的身影,紧握的拳来越紧,手背上的青筋微微凸起,她紧抿着唇一步一步的靠近手术台,每走一步,心就沉一下,仅仅是几步的距离,她却觉得这几步的距离在她看来是如此的遥远。

    直到停在手术台边,看着那张即便闭着眼神色也不泰然,眉梢微微蹙起,看起来显得极度不安,千若灵抬手抚平他紧蹙的眉梢,精致的脸上带着淡淡笑,语气轻柔的怕吵醒他一般,“爷爷,若灵来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即便是死神,也不能将你从我的身边带走。”这是她的亲人,她发誓要守护的亲人,她绝对不会让他有事的!绝对!

    看着萦绕着老爷子周身淡淡的黑气,这是死亡的象征,微垂眼眸,眼底幽深一片。

    千若灵最后看了眼千灏君,走出手术室对唐大山道,“唐叔,把爷爷带上,跟我来。”

    唐大山看着她淡笑着的面容,镇定的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千若灵,眼底带着心疼,他宁愿她狠狠的痛哭一场,也不想她像这样若无其事将所有的悲伤,所有的痛哭藏在心里,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

    唐大山将千老爷子背在身上跟着千若灵离开,还没离开的医生见状,想要阻止,却被那双深邃幽深的黑色眼眸给震慑住,竟忘记了该说的话。

    看着三人离开的身影,医生无奈的摇摇头,“死者以往,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啊。”

    “医生,他们好像是往天台的方向走去了。”护士看着他们没有下楼离开医院,反而往上走,要知道上面就是天台。

    “什么?”医生霎时回过神,以为他们伤心过度要寻短见,立马焦急道,“快点跟上去,别让他们出事了。”这种事在医院也发生过不少,医生很快就反应过来,身旁的护士愣了下,很快想到什么,连忙点头,一群人追的上了天台,却发现天台门被反锁了,根本打不开。

    千若灵让唐大山将老爷子放在天台平躺着,然后视线转向飘着几朵白云湛蓝的天空,黑亮的眼眸缓缓闭上,片刻,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白云翻滚,天际逐渐变得阴沉,倏地又来了一阵狂风,拂过她精致的面容,带着她黑亮的发丝在空中舞动,衣裙翻飞,一切不过是瞬间就发生了,阵阵的雷鸣声自远方来传来。

    唐大山眯着眼,看着风卷云残的天际突然阴沉下来,远方的雷声不断响起,眯着眼看着那站立在风中的女孩,神色有些复杂,她抬头看了眼突变的天际,心里暗暗低喃但愿是他猜错了。

    阵阵的雷鸣声不断靠近,远处的天际似是裂开了一条缝隙,一道白色雷电猛地划过天际,照的周边暗沉的天际蓦地一亮又霎时暗沉了下来。

    卷翘浓密的睫毛微颤,露出一条缝隙,眼帘下银光在流动,睁开眼露出的是一双银色魅惑人心又冷若寒潭的眼眸霎时出现在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仔细看会发现那双异色的眼眸瞳孔深处闪烁着一道紫雷,妖娆魅惑却又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看着天际越来越靠近的雷电,嘴角勾起魅惑的弧度,冰冷惑人的眼眸透着一丝喜意,医学治疗期虽然利用了雷链的力量来医治病人,但是人类的局限性还是太小,普通人类根本承受不住雷电的能量,但是她却可以,如果她将雷电的伤害都传输道自己身上,将那有益与人类身体的能量过渡到爷爷的身上,那么…他会好的,会回到她的身边的,对吗。

    银亮的眸子看着那几乎近在咫尺的雷电,嘴角的弧度渐渐扩大,笑意慢慢加深,来了……

    清风人民医院的门口,刚下车的墨亦风看着突变的天气,神色的琥珀色眼眸微沉,俊美的容颜上透着一丝担忧,倏地一道亮光从眼前闪过,直冲天际…不,确切的说是冲向医院的天台,墨亦风见状收回视线,迈开长腿快速的上楼,目标就是天台,若是有人在,便会惊讶的发现,原本在楼下的人眨眼间便消失的了踪影,快的让人不得不怀疑刚才刚到的是不是只是影子。

    “等等我啊!”没过多久黄发蓝眸明显外国人样子的凯特跑着追到医院,一扫而过又不见了墨亦风的踪影,暗咒一声,又快速的追上去。

    要不是昨晚纽约大雨,云雾缭绕,很多飞机都停了,要不是他拦着墨亦风,这怕这个疯子就算是暴雨都要赶回来,还好今天天气比较好,订了今早的飞机就赶了回来,只是看看这个医院,凯特暗想会不会来迟了?

    “小姐!”唐大山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狠狠的颤栗着,眼里满是焦急和担忧,看着那个浑身萦绕着雷电的女子,那样子就好像一张雷网将她困在了其中,触目惊心的,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似乎被这样的场面惊倒,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千若灵走到老爷子的身旁,看了眼天,一道惊雷猛地就向着她的脑袋劈下,唐大山只觉得眼前一道刺眼的亮光划过,刺眼的让人睁不开眼,就在千若灵引雷电通过自己转到老爷子身上的时候。

    异变突发。

    清脆的撞击声在耳边响起,不同于雷电的光亮,一道刺眼的光亮猛地射向她的眼眸,一时不差,千若灵只觉得眼眸一阵的灼热,眉梢蹙起,抬眼再看,一面镜子悬浮在空中,镜面不断的反转,亮光不断,而天际的雷电竟然全都被它一收而净。

    阴阳八卦镜?它怎么会在这。

    “女人,小爷来的及时吧。”依旧是原来古代装扮的弘晖悬浮在空中笑着看着千若灵,俊俏的小脸满是得瑟。

    “那镜子是我带来的,快点把能量灌输到镜子上,它能救你爷爷。”弘晖虽顽劣但是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收起玩笑的脸严肃的说道,圆溜溜澄澈的眼眸带着担忧。

    千若灵也没时间问原因,运起体内的能量,猛地一道银亮的光芒自掌心而出投射在镜面,悬浮在空中的阴阳镜快速的在空中转动,原本古铜色镜面霎时出现白红两光。

    体内的能量不断输出,饱满的额头冒出丝丝薄汗,千若灵咬着牙再次挥动体内的能量,也许是畅快的吸收了她的力量,阴阳镜蓦地射出一道红光倏地将千灏君的身体包裹,片刻红光消失,镜面恢复了平静。

    “女人,可以了。”弘晖见状松了一口气,只是他的话已经说了,千若灵还在不断的释放能量,这让弘晖蹙起的眉头,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快点停下!”弘晖焦急的落在地面想要靠近,但是阴阳镜尽然反光一射将他弹了出去。

    “小姐!快收手!”唐大山也发现了情况不妙,看着千若灵的脸色越发的惨白,心里焦急不已,想要上前,但是根本靠不进,这可怎么办!

    千若灵当然听到了弘晖的话,她想要收回能量,但是那个阴阳镜竟然在自主的吸食她的能量,她根本收不住!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少,浑身的力量正在消散,眼前的景象就开始模糊起来,千若灵摇摇头,紧咬着唇,直到口里溢满了铁锈的味道她才清醒了一点。

    撑不住了…

    银色的眼眸缓缓褪去变成了原来黑亮的眼眸,眼皮好沉…好累…好像看见幻觉了,精致的脸上勾起温柔的笑意,她竟然看见了墨亦风…修长的手指拂过他的眼,挺翘的鼻,轻抚着他如完美的艺术品无可挑剔的脸颊,嘴角的笑意加深。

    “好像真的。”

    千若灵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爸爸,有爷爷,还有…墨亦风,他们笑着,笑着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好温暖,好开心,感觉好幸福,好奇怪的感觉,但是她的心里很高兴,高兴的想要一直这样一直下去。

    突然明媚的天空突然被黑暗覆盖,所有人都消失了,只剩下她,只剩下她一个人在那片黑暗中孤寂的空间活着。

    躺在床上的千若灵原本带着笑意的脸倏地收敛,眉头微微蹙起,眼界微颤,眼皮下的眼眸微转,缓缓的掀开一条缝,一丝模糊的光亮出现在眼眸,她只觉得头上一暗,抬眼一看,如葡萄般黑亮的眼眸霎时撞进了一双璀璨如蓝宝石般美丽深邃的蓝眸。

    她眨了眨眼,看着在眼前放大的脸,眼睛很漂亮,鼻梁很高,五官看起来像是外国人,不过…他是谁?难道她孩子啊做梦?这梦也太奇怪了……

    凯特同样眨眨眼,大眼对大眼,接着就是灿烂一笑,“嗨,美女,我叫凯特,怎么样,有时间吗,要跟我…啊…你干嘛。”

    墨亦风刚离开不久回来就看到凯特一个大男人弯着腰,头靠近千若灵很近,那样子就像是在接吻,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墨亦风,心里无端的产生一股阴郁的气息,完美的俊颜微沉,深邃的琥珀色眼眸暗了暗,迈开长腿,几步上前,手一伸,将一米八多个头的凯特像拎小鸡似是拽着他的衣领就将他提起朝门外走去。

    “墨亦风,你个疯子,快放开我。”这样的姿势让凯特白皙英俊的脸霎时涨红一片,这兄弟能给他留点男人的面子吗,尤其是这房间里还有一个美丽的东方女孩,太伤男人自尊了!

    墨亦风打开门将人直接扔了出去,回答他的是‘嘭’一声冰冷的关门声。

    “嗷呜…我的鼻子!墨亦风,你个见色忘义的家伙!小美女别被他骗了!”被扔出门外的凯特不甘想要找他理论,哪知道他会直接甩门,霎时撞在挺翘的鼻梁上,幸好他这是货真价实的,要是填充进去的岂不是歪了,揉了揉鼻子,蓝色眼眸瞪视着大门,像是穿透门看到了墨亦风那个疯子般,不时还叫嚷几句黑下他,以报被扔之仇。

    呼的一声,大门突然被打开,猛地头一黑,伸手一扯,凯特发现这是自己的外套,看着重新关上的的大门,恨恨的磨磨牙朝楼下走去,他要去楼下喝杯冰水,去去火。

    墨亦风沉着脸关上们,转身看到正从床上下来的千若灵,蹙了下眉头,扶着她差点摔倒的身子,语气有些不悦,“你身体还没恢复,不宜下床。”

    千若灵摇摇头,原本红润的脸庞此刻面无血色,憔悴的让人心疼,“我想看看爷爷。”没有看见他安然无事,她不放心。

    “你爷爷没事了,有事的现在是你!”低沉好听的声音带着一丝怒火,千若灵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微蹙了下眉,伸手推开他的搀扶,既然他不送她,那她自己也可以去!

    墨亦风看着那个身子虚弱倔强的身影,琥珀色深邃的眼眸沉了沉,俊俏的眉梢蹙的又紧了几分,几步上去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惊得千若灵惊呼出声,“你干什么!”

    身子微僵了下,俊美的脸微垂,露出他完美好看的轮廓,深邃的眼眸深深的望着那双略显诧异和惊慌的漂亮的黑色眸子,语气微柔,“不是要见你爷爷,我带你去。”

    说着就这么抱着她往外走,千若灵愣愣的看着他好看的侧脸,黑亮的眼眸微闪,手环住他的脖颈,难得乖巧的没有出声,可能是能量被吸耗殆尽,浑身无力感觉特别疲惫,脑袋不由自主的靠在他的肩上。

    墨亦风看了眼乖乖窝在他怀里的,嘴角缱绻着一丝笑意,深邃的琥珀色眼眸柔的似水。

    他带着千若灵来到老爷子的房间,唐大山正在照顾老爷子,看到墨亦风抱着千若灵进来,愣了下,随即满脸担忧的上前,“小姐,你身子还没好,怎么不好好休息。”

    一想到当时在天台看到她面色越来越惨白,整个人就好像瞬间被那个古怪的镜子吸走了所有的生气,到最后直接就要昏死过去,他的心脏都快停了,就怕她也出事,视线扫了眼墨亦风,好在这个男子及时出现,那种奇怪的场面根本不是他能解决的的场面才停了下来,不过,这人到底是谁?他在心里猜疑着。

    千若灵眼皮疲惫的微垂,听到唐大山的声音,睁开眼眸看到躺在床上面色回转,显然已经恢复的老爷子,原本在他周身的黑气也已经消散不见,提起的心微缓,“爷爷怎么样了。”

    虽然如此,她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老爷子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说道这个唐大山也是一脸的喜意,他从来不曾相信什么起死回生之术,以前总认为那是骗人的说法,只是如今经历过那样的场面,唐大山不得不打破之前的认解,至少那面奇怪的镜子具有那样神奇的功效,还有小姐,有很强大的能力,从最初的惊诧到逐渐的消化、理解,最终都变成了安心和满满的自豪。

    小姐有这种能量至少可以很好的保护好自己。

    “看完了,可以休息了吧。”墨亦风看了眼千若灵,对上她不满的眼眸,深邃的琥珀色眼眸带着不容置疑。

    唐大山看着两人有种风雨欲来的趋势,连忙充当和事老,笑着道,“小姐,墨先生说的对,现在更需要休息的是你,你不想老爷子醒来看见你这副病怏怏的样子吧,老爷子这边我会收着的,你就安心去休息吧。”

    千若灵收回视线,看了眼唐大山点点头,“我知道了。”她的话刚落,墨亦风便抱着她离开重新回到她的房间,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动作温柔的给她盖上被子。

    千若灵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在他转过头看她的时候,视线一闪,收起之前的表情,神色淡淡,只是面容些差点被捉住的尴尬,苍白的脸泛起点点红晕,倒是让病态白皙的面容多了几分生机。

    墨亦风看着面色酡红的千若灵,深邃的琥珀色眼眸微楞,抬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微蹙了下眉,没发烧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