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chapter25

小说:重生之全职废材 作者:南噗
    r25

    “他醒了,你不去看看么?”

    训练场里旋刀凌冽,那架银色的甲胄笔直的站在正中,它手握双刃,面罩后金眸冷锐,在那些旋刀齐齐破空袭来之时,场外监视屏上只见那双手瞬时模糊,刀刃而过道道虚影,将巨大的旋刀击飞进了墙壁,上面早已伤痕累累。

    付旗站在场外百无聊赖的咬着苹果,“银翼s”最新的测试数据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收集完毕,他将数据传送回了研究院,而陆迦也回了封私人信件——墨一醒了,正在接受身体检查。

    尽职的副官把这个消息通过耳机传达给了他刚复职的少将先生,可那穿着银色甲胄的男人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了淡漠的单音,便再没了任何的表示。

    真是口是心非的男人。

    付旗想着,也不说话了,他等着这个重新将双刃拔出来开启了旋刀训练的男人消耗体力,一个小时,墙壁上的破损足以让他从少将的私人腰包掏钱赔偿。不过这不要紧,八卦才是他的生命爱好。

    可是德里维拉家族的人有个不好的毛病,他们总是不遵从心里的真实。

    付旗得到了又一次开启训练的回答,但这一次他也不打算让这位心里焦躁的男人继续无用的体力消耗。

    “我查了医院的记录,他们又对一仔做了脑部检查,这次的结果已经很明确了,他的思考速度达到了三亿兆速,联盟高层将正式他列入了异端调查的名单,不过同时也把他当做了一级保护人员。”

    “银翼s”的攻击从将旋刀击飞变为了直接斩断,地板上尽是破碎的铁块。

    付旗听着耳机里传来的低沉的呼吸声,嘴角微微上扬,牙齿将苹果咬得“咔叽咔叽”响。

    “说起来,科学院最新情报,宋燃失败了。他抽了一仔六管血,却只为原血细胞添了点营养,联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稍稍放松了对一仔的监管。”付旗故意这么说道,瞄了眼光屏上的心跳监测,满意的看着那剧烈的起伏坡度,“加莱尔华德也该去一仔宿舍报道了,以后可就是光明正大的形影不离同出同进了,你还真沉得住气。那天宁愿复职都要去救他,现在却又躲在这里像只鸵鸟……”

    “噌”!

    束状的光芒一闪而过,尖利的破空之声落下了阵阵回音,付旗脖颈后仰手指松开,无奈的耸肩。他瞟了眼被钉在墙上的半个苹果,那刀身没入了大半,下足了狠劲。

    而后便是甲胄内部传来的一连串机械停歇的声音,关节锁定一一解开,“银翼s”由中向外分裂,黑发金眸的男人缓步而下,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垂在额前的头发捋到脑后,晶莹的汗珠顺着下巴的线条滴落在地上。

    “终于肯出来了。”付旗有些嘚瑟,扬手将矿物水扔给他。

    “你太啰嗦了,付旗。”修尓一把接住,眼睛冷冷扫了他一眼,“如果你再这么下去,我不介意申请更换副官。”

    付旗笑了笑,显然并不把上司的威胁当真:“我只是好奇,先前你天天去那孩子病房前报道,还帮他收拾了烂摊子,怎么现在人醒了,你反而学小孩子玩躲猫猫了。”

    修尓不语,他大口大口的将水灌进干渴的喉咙,等身体温度稍稍降下去后,才淡淡的说道:“我没有躲。”

    “没有躲……喂!那你干嘛那么不去看他?!”

    付旗没想到就得到了这四个字,他等着下文,可修尓已经懒得在理会他,走进了训练场附带的浴室锁门放水,将八卦的副官连人带声的挡在了门外。

    “啧,小气的男人。”

    付旗抱怨了一句,转身看着一片狼藉的训练场,终是尽职的填写了设备报修的表格,递交给了后勤部门。

    修尓听着外面终于安静下来,身体缓缓放松,金眸透出复杂的情绪。

    为什么不去看他?

    他不清楚,也许是要理清自己的感情,也许……是怕伤了他。

    恢复少将职位,他也重新接受了原血注射,这样的力量,不是他能承受的。

    浴室里热气蒸腾,模糊了视线,心里却不得安宁。

    温热的水冲洗去了身上粘稠的药液,少年低垂着头安静的站在花洒下,看着身上留下的水渐变的清澈,才让零号关了水,取下浴袍穿好,赤着脚走了出去。

    宿舍的天窗开了一半,高悬的骄阳斜斜照射进阳光,明明灼热得很,可落在那半趴在书桌上的女孩身上时,又变得柔和而灿烂。

    黑发及腰红眸晶莹。

    墨一从走出浴室的那一刻起,视线就在没离开过她。

    梦里的人,化作了现实。

    他都分不清到底是真是假了。

    “当然是真的啊,哥哥怎么那么笨呢?!”

    头顶上传来不满的嗔怪,墨一抬头对上红玉似的的眸,有些呆愣。

    女孩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前,白色的连衣裙衬托出纤细的身体。

    墨一坐在床上仰头打量着她,发丝上的水珠滴落在床单上,晕开花朵似的水迹。

    女孩是梦里的人,可和自己此时此刻的模样一点都不像。

    而且,明明是一拳一腿就能把墙壁打出洞来的人,却偏偏长得娇小可爱,尽会骗人。

    墨一有些怔愣了,梦里的那股亲至血缘深处的熟悉又涌上了心头,他敲敲自己的光脑,让零号找了偏远的服务器,干预宿舍里的监控。

    “哥哥还是喜欢这些玩意,机械,编码,实验,尽是些飞脑子的事。”女孩墨一手腕上的光脑,撇撇嘴,脚下轻盈一转,就在墨一身旁坐下,“哥哥还是不记得我么?刚才那些医生给你做检查的时候,明明说了你的大脑运转速度都有三亿兆速了啊,虽然不及以前,可是也应该记起我了才对,哥哥昏睡的时候,难道没有梦到我么?”

    听女孩说起了那些恶心的检查,墨一嘴角勾起讽刺的笑弧,他下意识的抬手想去揉乱女孩的发,可是手指却生生从她身上穿过,没有实体。

    墨一看着自己的手,眼里露出了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失落。

    女孩也愣了下,看着少年神色间的孤寂,眉眼苦涩,虚虚抱住了他:“哥哥别难过,我们很快就能在一起了,等爱儿博尔吉亚启动‘死神’,我们就可以触碰到彼此了。”

    墨一没有说话,他只是垂了眼,嘴唇紧抿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过哥哥会不会认不出我呢?你现在能看到我,也是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吧。”女孩没有得到墨一的反应,预料之中又有些难过,“等哥哥醒来,就又不记得我了。”

    话里带了些许委屈,女孩眼里涌起了水雾,她吸了吸鼻子,松开手,又跑到了阳光之下,只是这一次她攀上了窗前,脚尖踩着书架子,摇摇欲坠的。

    “很久之前,哥哥就说过,海面之上是天空,天空上有太阳,海岸边会有细软的白沙滩,当阳光照射在海面上的时候,就像是星星坠入了海里……唔……可是现在没有看到海呢,都是高高的房子,连阳光都遮住了呢。”女孩支着下巴,兴致勃勃的看着窗外,“等我拿到了身体,哥哥带我去看海好么,以前也出来过,可是从深海的实验室换到了另一个实验室,一点都不好玩,哥哥说的沙滩,贝壳,都没有看过呢……”

    絮絮叨叨的,一如既往的话唠烦人。

    墨一想着,皱了皱眉看着女孩掂得高高的脚尖,真是的,以前就说过了不要做这么危险的行为,真是不听讲。

    “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多久了?”

    宿舍房间被改成了临时监控点,华德懒散的翘着脚斜靠在椅子里,冰蓝色的眼睛看着屏幕上仰头望着窗外的少年眉宇微蹙。

    “从他回宿舍洗完澡出来后就一直这样,已经二十分钟了。”

    负责少年监视工作的年轻军人回答。

    二十分钟……

    华德眯了眯眼。

    你在看什么……还是说……这又是你的小把戏……

    突然站起身,华德直径离开了宿舍走进了电梯,按下顶楼按键。

    “哥哥,哥哥,哥哥~”

    女孩及拉呱啦说了一大堆,似乎也习惯了墨一的毫无反应,最后就着这个称呼哼起了奇怪的歌谣。

    一声又一声的。

    轻轻脆脆。

    时不时跑跑调破破音。

    墨一也不由自主跟着轻哼起来,声音如呼吸,很轻很轻。

    他恍然想起了一些深远的记忆,女孩抱着金发碧眼的洋娃娃,看着深海,摇头晃脑的哼着怪调子,歌词里也就只有这两个重叠的字音。

    歌声回荡在房间里,透不过玻璃,透不过深海,在那安静寂寞的日子里,只有彼此的陪伴。

    墨一有些心疼,他早早逃了出来,可她还没有。

    没有看过海,没有看过沙滩。

    连阳光,都是隔着玻璃去感受。

    始终都在笼子里。

    墨一怔怔的,他想起了她是谁了么?

    似乎没有,只是太过熟悉了,记忆深处的那把锁,在一点一点的破裂。

    “主人……”

    忽然,零号通过光脑与神经连接,墨一眨了眨眼,耳边也听不到女孩的歌声了,她从书架上跃下,跑到他的身边,似乎也听到了零号的警报。

    “唔……有讨厌的人要来了……”

    有些不舍,女孩还是将手按在了墨一的太阳穴上。

    “哥哥,不要忘记我哦……”

    声音如风,随着身影消散。

    少年张了张嘴,无声道了一句什么,就见女孩渐变透明的脸上扬起了欢喜的笑。

    “啪嗒。”

    宿舍的门被蓝眼睛的男人打开。

    墨一猛地一震,仿佛被打扰了沉思,他扭过头,看着突然驾到的华德。

    这一连贯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奇怪之处,华德冷冷打量着墨一,才走进去,还没说什么,墨一就毫无预兆的闭上了眼睛,身子软绵绵的倒进了柔软的被褥里。

    华德一惊,大步走过去却发现这家伙沉沉睡了过去。

    呼吸轻鼾,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华德上校,有什么问题吗?!”

    监控那头的人显然紧张墨一突然的昏睡。

    “只是睡着了,他的身体监测有什么异常么?”

    华德神色阴晦的瞪着这个混账小子,忍住紧张过后的怒火,一边问道一边将他全身挪进了被子里。

    “一切正常。”

    “嗯,你们继续工作。”

    华德说道,眼睛环视了宿舍一圈,最后有落回了少年被子外过分脆弱的脖颈上。

    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折断那里的颈骨脊椎。

    不堪一击。

    华德很想立刻付诸行动,可他想起了修尓的话,又强行压下了心里的嗜血杀意。

    他说你是潘多拉抑制剂的关键,那么我也暂时留你一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