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必死之局

小说:欺天罔道 作者:咖沫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樊江面色阴沉,内心不断盘算,半刻后才回道:“不行,我只能给你半年,而且你只要有一点想要逃出赵国的心思和迹象,我都会亲自将你抓回。”

    听到此处,樊成心中冷笑不止,他何尝听不出樊江这是在玩文字游戏,随便离开草庐一段距离都可以说成是想要离开赵国的迹象,也就是说,只要樊江想要带回樊成,随时随地都可以做到。

    “江老,你知道我修为低下,跑不远的,何必在意这半年时光?”樊成不咸不淡的说道。

    樊江冷笑,回道:“那你明知一年后跑不了,又为何执意要多出半年?”

    樊江可不认为樊成要这一年时间是为了拖延时间,从之前飞针暗器的设计就看出樊成的心思缜密,樊江就认定了这一年的时间对樊成来说必有大用。

    樊江吃了这飞针的亏,自然不会再吃第二次,况且,他还有着自己的算计,真要顾全大局,区区毒物算得了什么。

    樊成皱眉,心中思考了起来。这樊江如此在意时间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加上之前的血儡术的邪性,也不知到底有着什么计划。

    樊成想要这一年,原本就是延缓之计,根本不需要在意时间的多少,即便真的只给半年也可以接受。

    因为他知道,只要樊江离开草庐,估计要不了三天就会发现身上的毒不过是个玩笑。

    而之所以樊成这么希望得到一年的时间,一来是为了让樊江相信确有此毒,索要的时间越长,越能让其相信此毒的毒性,二来是为了试探樊江的态度。

    现在,樊成有了近乎十足的把握确信,樊江暂时不敢杀他。

    不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区区化灵修为还根本没有威胁一个前化神境巨头的资格,后者只要随意动动手指控制住樊成,再用一些搜神术之类的术法,根本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谈判。

    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生死会影响到樊江的计划,樊成倒也相当于多了一张保命的底牌,看樊江如此在意时间,计划的实施怕是快收尾声了,那自己的性命就更加重要。

    樊成沉吟少顷,故作极不情愿道:“不行,至少十个月,不可能再少了。”

    他还要装作继续讨要时间,目的就是让樊江少一些对于毒性的怀疑。

    樊江嘴角扬起一抹异样的弧度,说道:“嘿嘿,十月就十月,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能掀起什么风浪。”

    樊成一怔,他倒是没想到对方这么快能同意,但既然有了谈判结果他也不用继续留在此处。

    然而,樊成刚欲转身离去,樊江又是叫住了他:“等等。”

    樊成一皱眉,心中感到有些古怪,却又说不清,一时之间只能听樊江接着说下去。

    “我给你十个月,可没让你现在就走。”樊江低低一笑。

    樊成心下一惊,暗道之前全部都想错了,樊江根本不在意自己中毒,亏自己还和他讨价还价。

    确实,樊江无所谓自己有没有中毒,自旷世之战他得到樊成的灵魂后,他就算计起了这一切。

    中毒,这是在樊江意料之外,然而对于他的计划而言,这点变故实在是不痛不痒。

    只见樊江的身子转瞬间化作虚无,樊成大感奇怪,可还来不及有其他念头,只感耳边一阵热气。

    樊成大惊,赶忙转头,却见一张枯瘦的脸离着自己的侧脸极近。

    不是樊江,还能有谁?

    樊成慌忙想要抬手反抗,却有一股无形的束缚似捆绑了自己的双手,而且,双手渐渐有着一种无力感。

    樊江阴阴一笑,伸指一扬,地上的七片白色纸人围绕到了空中,慢慢降在了樊成的手指边,樊江道:“这么长时间,我不过是想看看你心诚不诚,可很明显,你选错了路。”

    说完,樊江提着樊成的左手用力朝着空中的纸人按去,那纸人的触感似比之前硬朗了几分,在断指伤口碰到纸人的一刹那完全有一种砸到了铁板的感觉。

    樊成因为断指处的疼痛惨叫起来,原本止血了的伤口又添新伤,血似泉涌,浸满了纸人。

    “为什么!”樊成眼中布满血丝,他感受到了死亡,只得做着最后徒劳的挣扎问道,“你我无冤无仇,你却不给任何生路!”

    樊成知道,什么飞剑,飞针,毒物,现在全都成了浮云,樊江的确不会杀了自己,但是在血儡术实施后却很难想象。

    “无冤无仇?”樊江冷笑反问道,“你之前对我做了什么你当然不知道!”

    樊成很奇怪,他与樊江素不相识,怎会突然多出这种话,但是此刻,断指处的血还在涌出,疼痛麻痹了大脑,他真的无法多想别的。

    “是不是很奇怪,你我之前竟然认识。”樊江故意点提了一句。

    樊成这才从疼痛中意识过来,樊江很有可能知道自己的灵魂来自何处,而且,看他的语气,似乎对自己非常了解,并且彼此有着深仇大恨。

    “你…你到底是谁!”樊成忍着疼痛问道。

    “嘿嘿,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所有的秘密。”

    “因为死人,有权享受这种待遇。”

    樊江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脑海中多出了许多吮吸血液的场面,不由得激动起来。

    七片纸人很快浸满了血色,一个个都有着饱满之状,似乎轻触欲滴。

    樊江释放了压制力,那种捆绑住樊成双手的束缚力淡淡消失,但是那种钻心的痛还是没有消散。

    樊成缩在一旁颤抖,伤口处因为过度的扭曲而溃烂,右手只有托着左手才能勉强有力抬起。

    樊成已经不愿多想,一切都如樊江所说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算计都是无用功。

    他也无需再反抗,因为,这已经是必死之局!

    樊江走到不远处的木桌,拿起了一张旧黄的毛皮垫,再将其铺在蒲团上。

    这是一张地图,远远看去画着一个球状物,上面有着许多的纹路,似乎每一条细小的纹路就是一条大道。

    羊毛垫上还有着不少的蓝色墨水,看其标记的痕迹连接在一起,倒也有几分规律,显然是刻意为之。

    樊江看了看天色,又闭目掐指推算着什么,好半天后才点了点头。

    “还有两天,正好满月,如若错过了,还需百年。”樊江一番推算,最后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樊成内心震惊,难不成这个计划早在百年前就开始谋划?那不得不说,樊江所图甚大!

    樊江看了一眼樊成,低笑了一声,似乎明白其所想,淡淡道:“我确实谋划了百年…但若非你我又何须如此!”

    樊成眉头皱的更深,心跳也不自主的加快,好像一个惊天秘密就在自己眼前。

    樊江指着毛皮问道:“你可知,这是何图?”

    樊江保持着沉默,但心中不断地回忆着那张图上的球状体。

    樊江不等他作答,直接说道:“这是我们的家!”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