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四十三)

小说:本宫知道了 作者:愚只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尉迟嫣然有多不好呢。

    又过了几日,正逢夏季,宫中无事,宋弥尔与沈湛,便开了个莲会。

    正巧太液湖的莲花尽数开放。

    前两日沈湛与宋弥尔因着尉迟嫣然的事商量着,虽说尉迟嫣然着实可恨,可她有些话却不无道理。后宫之中,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几乎没有一个女人是无辜的。可是她们却都是可怜的。

    难道当真是她们人人都愿意到这样的处境?还不是入了宫,她不去逼迫别人,自有人来逼迫她。得不到帝王的宠爱,还要在危机四伏、朝不保夕的环境中生存。都是正直青春年华的少女,也都曾是好人家的女儿,为何非要叫她们白白遭受这样的罪?

    也或许,未曾来到宫中,嫁人嫁得不好也会在妻妾的斗争中斡旋。可是她们至少有选择不是吗?而不是面对如今根本不入后宫的宣启帝,在孤独的煎熬中度过漫长的一生。

    大历曾有过几次后宫没有任何妃嫔的例子。

    一则便是大历的开国皇帝皇后,他们例子特殊。皇后建国有功,大历的江山有一半都是开国皇后亲自打下来的,大历开国皇帝登基、封皇后,哪一个不长眼的臣子敢叫皇帝开后宫?哪一个跟着皇后后头打江山的将军会叫皇后容忍其他妃嫔?

    二则是大历的中治皇帝。中治皇帝是难得一见的情种,一辈子只有皇后一人。当初群臣进谏,要中治皇帝选秀纳妃,中治帝便说了,不愿与不中意的人睡一块。要纳妃他就出家。那时候皇室中没有可禅位的人,皇族众人也都十分支持中治皇帝。群臣们没有办法,只能眼看着中治皇帝耗着。遍寻美女也讨不了中治皇帝的欢喜。终于中治帝在民间遇着了自己的真爱,千方百计要接进宫来。大家伙还能说什么呢?守一人的皇帝总比当和尚的皇帝好啊。也不是没有朝臣在封后之后送过美人,皇后还没哭呢,就被中年的中治帝给打出了宫,里子面子都没了,没还敢去触霉头?

    这第三位皇帝是沈湛的曾祖父,宵阳帝,专横霸道,也是他大力扶植世家抗衡宗室与朝臣。凡有不听话的朝臣便直接拉出去砍了。当时的暗卫都快成了杀人专用。可偏偏只钟情一名贵嫔。后宫中妃嫔时常死的死、疯的疯,没得不明不白。只剩下这贵嫔还一直颇受恩宠。渐渐的,贵族世家的女儿,都不敢再入后宫,恐怕高位没坐上人就先死了,再后来,剩下那些妃嫔,也被霸道的宵阳帝找个理由一并遣散回娘家。当时还引起各势力的不满,不过都被宵阳帝武力镇压。

    沈湛与上头三种情况都不相同。一来他方才真正坐稳了龙位,但凡入宫的,大部分家中都不浅薄,大历如今又人才紧缺,总不能真如同宵阳帝一般,不配合的都杀光吧。二来又不同于开国皇后,理由正当堂皇,宋弥尔自问还没有调动大历众臣的能力。三来这些妃嫔已经入了宫,已经不再是如中治帝一般的有一个人在后宫,众臣都高兴得不行,沈湛说现在要出家,也没人信哪。

    如何遣散是一个问题,而遣散之后,如何安置又是一个问题。

    如今还在的后宫众妃,沈湛都不曾动过。可这事也没法子嚷嚷出来啊,岂不是叫皇帝尴尬?

    又不能遣散回娘家,总要找个稳妥点的办法。

    三嘛,总要听听大家的意见。

    这次莲花会,便是趁着太液湖的莲花都开了,找个由头叫大家聚在一处,旁敲侧击一下。

    尉迟嫣然却还不知今日宴会沈湛与宋弥尔的主要目的。

    自从与沈湛、宋弥尔撕破脸皮,她的日子过的可是自在多了。

    反正她也不曾指望沈湛会爱上自己,一心不过就只想坐上高位。

    自然,暗中不满的人也不少,可她如今是贵妃,受了气自然有法子发气,总要比庄妃时期,小心翼翼来得要强。

    她天生便喜爱权力与野心,随之而来的下绊子不过是她登上高峰的小小石块,哪里能阻碍得了她?

    尉迟嫣然十分有信心,在宫中她还有内应,否则怎么会如此轻而易举地便在太后宫中下了手?又那般轻松地杀了梅玉容、温晓晓、害了众妃嫔?抹去痕迹?

    如今太后一命全靠她在掌握,有些事情不是不可以徐徐图之!今日是贵妃,明日难保不能登上更高的山峰!

    “贵妃娘娘,您在想这么呢,妹妹们唤你这么多声,可都不见你答应。”

    尉迟嫣然正在出神,却被一道娇滴滴的声音唤回,这是哪一个妃嫔她其实不大认识,只不过是瞧着陛下在此,故意找话聊,想要引起陛下的注意罢了。

    可怜的人,却还不知道,陛下的心思可只在一个人的身上。

    尉迟嫣然轻蔑一笑,感叹这后宫恐怕只有自己是最清醒的、

    她随意拈了一朵莲花瓣,毫不在意地贴在自己脸上,眼中几乎妖媚,“好妹妹,姐姐是在想,如此大好时光,妹妹却一门心思盯着姐姐看,莫不是爱上姐姐了?”

    那妃嫔被尉迟嫣然说得脸红,下意识瞧了沈湛一眼,却见陛下只顾着给皇后斟茶,看也未看这边一眼。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正是这大好时光,嫔妾也觉得光阴难寻。风景难觅,此番情景,合该歌舞一番才对。”

    一旁虞汐虞婉容搭腔,“正是这个道理。庄妃,哦不,庄贵妃,哎呀,瞧我可又说错了,尉迟贵妃娘娘,咱们都不知道您可习得一番好医术,看来贵妃娘娘平日里可是深藏不露,倒不如眼下再为我们舞一曲可好?”

    尉迟嫣然冷笑,“本宫可不会什么舞蹈,要说舞蹈,还是虞婉容你精通一点,当年不正是你月下一舞,才成了月淑仪么?噢,如今倒不是了。本宫瞧着,倒不如再来莲中一舞,封个莲淑仪可好?”

    “你!”

    虞汐气得脸红。

    “贵妃,朕竟不知,你什么时候也有了封妃的权力。“

    一旁沈湛不紧不慢接口。

    尉迟嫣然气恼,她不过就是一说,太后的命还在自己手上呢,陛下就能这般不客气。

    众人目光齐刷刷地注视而来,尉迟嫣然骑虎难下,只得缓声行礼,”陛下严重了,妾妃不过是开个玩笑。“

    ”照贵妃娘娘这般开玩笑,那咱们这宫中不久乱套了?可见有些话还是莫要随便说说的好。”兰贵姬十分善解人意地劝慰。

    尉迟嫣然看着高处头也不抬,一心给宋弥尔剥莲子的陛下,一时之间内心翻涌,好似有了权力也还不行,在这后宫,若是没有帝王的青睐,便是皇后也寸步难行。

    她轻哼一声,”本宫竟不知,兰贵姬也有如此咄咄逼人的时候,只不过大家都是眼巴巴地盼着的人,何苦这般针锋相对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