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分崩

小说:妾有容华 作者:韫椟
    别庄的日子轻快地宛如一弯小溪,澄澈又明朗。 中文 w1ww.8.

    连林七许这般沉稳安静的性子都不时唇角含笑,心思开阔,如果不是顾念到即将去滇南受苦的宝贝弟弟,或许她的日子会更快快活一些。

    靖安侯府对于此次‘配’明面上并没有什么刁难,俩人在朝堂上碰着也风平浪静,没有大打出手过。昌平伯府对于自家这个外孙显然不太上心,明明只想着低调做人,却还是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林七许不禁会想,死了也蛮好,至少不必拖着恶名声连累一族的男女在婚嫁上备受歧视。

    好心态、好心情都止于见到弟弟的那一刻前。

    乡野田间的石子路边总能看见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生机蓬勃地,绚烂多姿地,娇气地点缀在烈日炎炎的盛夏,却始终逃不过枯萎衰败的宿命。林七许正立在窗前,摆弄着那束从农妇手中买来的野百合,乳白色的喇叭花微微舒卷着,洁白又芳香,微风吹来,便是一阵若有若无的清新。

    直到屋外的响动大起来,她才抬眼一瞧。

    竟是其琛,踏着大步从院门迈进。

    烈日当空,一路骏马飞驰,后背两鬓早已被汗浸透,其琛平复下心境,整了整凌乱的衣衫,望着倚在窗边的姐姐,只觉经月不见,一切物是人非。

    院落收拾地纤尘不染,廊下奴仆恭候,环境安逸,姐姐看着娴静又白皙,似乎又变美了许多。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其琛的精瘦和黝黑。

    虽说夏天的太阳毒辣了点,虽说当差巡夜的确辛劳

    可林七许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别的地方。

    夏日微暖,林七许的笑充满柔情。

    “快进屋吧。”她的眼迅滑过其琛黑了几分的脸庞,掠过弟弟略有空荡的裤腿和腰带束得更紧的腰部,一颗心揪得愈紧了。

    屋中布置一如往昔,令人惬意又放松。

    林其琛灌了一杯茶,稍有粗鲁地抹了抹唇边的水渍,大大咧咧,全无昔日翩翩少年郎的清秀和温吞。

    林七许看在眼中,一字不。

    “是姐姐托的睿王吧?”

    不止是容貌,连声音都不复之前的清爽,含了些难以容忍的沙哑,仿佛一块上好的瓷器莫名掺和进了一粒粗糙的沙砾,令人听之烦躁。

    林七许皱了皱眉,又亲自拎起茶壶斟了杯茶,轻轻推过去。

    “再润润嗓子吧。”语气中不免夹杂着几分心疼。

    林其琛默不作声地接过,一饮而尽。

    “你拼成什么样了,竟连身体都不顾了。”林七许深深吸了口气,又温柔地为弟弟把丝抚到耳后,双眸打量着他消瘦的脸颊。

    林其琛的眼深沉如夜,黑得望不见底。脸颊的肌肉抽动了动,抿着的嘴唇轻微开合,转瞬又吞咽下去。一脸欲言又止、特别讨打的模样。

    “这般踌躇不安,是为了谢儇?”

    林七许看不惯弟弟吞吐犹疑的样子,索性直接点出。

    她看着其琛的脸白了两分,注意到弟弟衣袍上的两片叶子,一边顺手摘去,一边火上浇油道:“杨映莫非察觉了?”

    然后,林七许看见她的弟弟面色瞬间惨白,白如厉鬼,惨绝人寰。

    “那你就更应该离谢儇远远地,每天在人家的丈夫跟前晃,不是时刻提醒着杨映,谢儇对他的不忠和背叛吗?谢儇会过得更惨的。”林七许声音轻柔地宛如冬日白雪,一片一片,冰凉地洒在其琛的心口上,剜心地凉。

    林其琛几乎嘶吼着,表情悲伤到狰狞。

    “是我先认识她的!明明是我先遇上她的”他咬着牙,满嘴充斥着血腥,宛如一头受伤失控的野兽,耸动着削瘦的肩,垂着曾经高高的头颅,极力忍着眼中的泪。

    一只温凉的手抚上他近乎凹下去的脸庞,轻软地摩挲着。

    “其琛。”林七许含着无限感慨,道,“对不起。”

    “你离开京城吧外面的世界很大,外面的人很多,足够多到忘却一个不属于你的女子,虽然她真的很好。但是你这样作茧自缚,苦了自己不算,还害死了谢儇。你莫非要逼着她去死么?”林七许温声细语地一字一句道,衣裳淡淡的紫藤萝香一缕缕地浮动着,她缓缓捧过弟弟的脑袋,企图用自己的心来安慰遍体鳞伤的其琛。

    林其琛埋着头扑在姐姐怀中,闻言大力摇着头。

    林七许的手抚着他不断起伏的背,抚过他残留着汗渍的脖颈,抚过他依旧湿漉漉的背,便仿佛可以抚平他内心伤痛的心。

    “谢儇她很坚强,你离开京城对谁都好。”

    比起之前不断鼓舞着弟弟不要放弃,林七许不得不改变对策。靖安侯府不是普通人家,这桩婚事是太后敲定的,板上钉钉,这种大户人家一般而言,即便丈夫身死,也不会容许寡妇归家再嫁的。谢家作为第一公侯之家,既有嫁入皇室的女儿,想来对姑娘大归这种事,也是没有什么包容心的。

    “真的对谢儇好吗?”

    林其琛哭得差不多了,立刻收住了泪,犹疑不定地问。

    林七许眉毛一抬,话锋一转:“你离开京城,别的不惦记,倒就惦记着谢儇嘛。”自个儿这弟弟,真是痴情。

    叫她做姐姐的,情何以堪。

    林其琛猛然抬头,面上浮现出一点尴尬之色,挠了挠头皮,嘿嘿一笑:“姐姐,不是的。这不还有你呢。”

    鼻子通红,眼眶旁残存着一分湿润,好在从死胡同里拐出来了。

    林七许最担心的,还是弟弟不管不顾的偏执和坚持。

    其琛还在乎她这个姐姐,真是太好了。

    “人生很长,会有很多变数的。你要相信你自己,滇南平叛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不论为了我为了你自己,都要踏实去做。”林七许努力使弟弟的思想放在一些正经事上,继续给他洗着脑,“比起贫家学子,平头百姓,你的起点已经很高了。不要辜负了那么好的人脉,也不要辜负皇上待你的器重。”

    这桩事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杨映没敢捅破这层窗户纸,归根到底看的就是圣上的三分薄面。

    到底,这是桩丑闻。

    “不过,杨映他,你不得不防。”是个男人就忍不了的。

    林其琛微垂的眼同样划过一道狠色,面上不动声色地应下:“知道了。姐姐一人在京城也要当心才是。我生怕杨映对我鞭长莫及,不好追究,直接把气撒到你头上去了。”

    林七许心底无所谓地一笑,弟弟所言估计不大可能,毕竟府中就有个现成的出气筒,杨映没直接来杀你,就是把所有的怨恨都泄在谢儇身上了。

    这句话,林七许没敢和弟弟讲。

    稍一联想,她生怕弟弟提着刀真的去靖安侯府拼命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
-->